【抒情随感】时光

编辑:崔小双      发布时间:16-5-31 8:50:59.000

人生是幅长长的画卷,每个画卷总有许多让我们留恋的地方,让人不禁驻足怀念。而我最怀念的,是在村子里的那段时光。

                                                ——题记

那是一个小小的村子,传统的沙石路,低矮的红砖瓦房,高低起伏的山丘和慈祥温柔的她。

那时候,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将我送到了住在乡下的她那,那时的我,是个彻头彻底的野孩子。带着比自己小几个月的妹妹去村子探险,结果却迷了路被困在山上,最终被邻家外出上班的叔叔发现解救才回了家。土匪似的扫荡了家中储藏室里所有的毛票,愣是凑除了一笔“巨款”,欢喜的去村子新开的商店买零食却发现少了两毛钱,着急的竟哭了出来。自作聪明的拿着棍子捅了平房屋檐上的燕窝,被姥爷说教写了检讨,虽然之后燕窝被姥爷用泥土补好,但来年春天燕子却不再来。

她对我做的一切调皮事,只是无奈的摇摇头,偶尔唠叨几句。晚上仍旧把我抱在怀里,摇着蒲扇哄我睡觉。

那时,村子还在,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她是年轻的。

后来,父母把我接回城里念书,回去的次数也就少了,每每回去,都能看到她站在村碑处迎我。那时我依旧是顽皮的,带着伙伴去河里捉鱼,将装了馍馍的篓子放进河里,拴上一根绳子,在桥上跟伙伴玩一轮编花篮,提起鱼篓,鱼篓中满满的都是活蹦乱跳的鱼儿。

捉住的鱼儿并不是用于吃,因为在这个临海的小山村,受欢迎的并不是土腥味严重河鱼而是新鲜的海鱼,所以我捉回去的鱼大都被她养在了一个大水缸中,记忆中,那个水缸的水很浑,长满了绿藻,可能是因为野生鱼好养的原因,捉回来的那些鱼儿在缸中竟也活的很好。

那时,村子还在,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只不过她的头发已经开始变白。

后来,随着城镇的快速发展,村子被合并,原来的土地也被卖了,家家户户都欢欢喜喜搬进了崭新宽敞的楼房。

而她却在天天流泪。

那时,我不懂她的眼泪,不明白窗明几净的楼房怎么会比不上那破旧的红砖瓦房?不明白,笔直的柏油路怎么会比不上那传统的沙石路?

直到,某天。姥爷说带我回去看村子最后一眼。

记得那天,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个村子像历经了十级地震般,满目疮痍。

不复存在的红砖瓦房,不复存在的河流小溪,不复存在的虫鸣鸟叫。

只有不远处轰隆隆挖掘机轰鸣的声音。

我倔强的到处寻找,企图寻回过去的记忆。

起身的那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她的眼泪。

只是,这时,村子不在了,她的头发也全白了。(文/范晨)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