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记得

编辑:张琪      发布时间:16-6-4 9:35:16.000

 逝去的日子,只能留给回忆。过去的虽已过去,但那些美好却永在心间。
                                                              ——题记

   还记得么?你把刚六月大的我从城里接回老家独自抚养,深夜的我大哭不止,你半夜起来检查了我的尿布,怕我是饿了又冲了奶粉喂我,但我的哭声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趋势,无奈的你只能抱着我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唱着那首熟悉的宝宝乖乖的摇篮曲,直到天明我才在你的怀里安静的睡着。

只是那夜,你彻夜未眠,第二天带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又去田地里做那繁重的农活。

还记得么?你第一次带着小小的我进城买东西,回家的时候,公交车突然来了,我挣脱你的手去追车,你害怕我被车撞到着急地去追我,没看脚下的你一下被下水井盖绊倒,我永远不会忘了那副画面,拥挤嘈杂的车站,你跪在地上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小小的我回头看到你后只能楞楞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只是那以后,你的腿便留下了后遗症,每每阴天都会疼痛,但是你却从未抱怨过一句。

还记得么?初中那三年都在你家吃饭,每每中午最开心的就是冲进厨房冲正在做饭你大喊的一声“奶奶,我回来了!”你便会笑呵呵的将我推出厨房,嘴里念叨着:“我的囡囡回来了,回来了。”

只是那时,我却从未注意你额头还未来得及拭去的汗水和为你让我早早吃上饭而近乎小跑的步子。

突然,有一天。

我像从前一样回家,只不过却没有见到你。父亲和爷爷在家忙碌却沉默的身影,让我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

一切是那么突然却又那么自然。诊断、确诊、住院、手术,就像是流水线上生产的产品过程,干脆而直接,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希望你不会记得,那天我放学去看刚刚动完手术的你,凄凉的病房没有一丝温度,只有机器发出那刺耳的滴滴声,你身上被各种颜色的线缠绕,仿佛被其紧紧束缚,发出了阵阵呻吟。我哭的像个小疯子,谁也劝不住,无奈的父母只能把我带出病房,怕我影响到正在昏迷中你的情绪。

记得那天,我从医院十五楼的窗户望去,窗外下着点点小雨,一片昏暗。

第一次,我觉得死亡是离我如此的近,第一次,懂得了生死别离前的压抑到窒息感受。

那夜我想了很多,也回忆了很多过去。

我在一夜间长大,变得懂事。

感谢上天,让你战胜了病魔,渐渐痊愈,让我有机会继续陪着您。

亲爱的奶奶,以后,请让我牵着您的手过马路,换我来守护您,好吗?(文/范晨)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