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温柔的夜

编辑:张琪      发布时间:16-7-9 15:44:05.000

他们是一对夫妻,经营着一家小吃摊。

他们的摊子很小,也不在热闹的街口中,却有我最喜欢的“刀削面”。

那天,有些凉,街上只有寥寥的行人,光秃秃的树木仍不屈不挠地站立在道路的两旁,坚守着一份凄凉,一份萧条。

他们坐在简易的棚里,守望着什么。

忙碌一天的我连晚饭还未来得急吃,胃有些隐隐作痛,我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点了一碗刀削面。

女摊主很高兴的冲男摊主吆喝了一声:“他爹,一碗刀削面。”她的声音很响亮,完全不像是从她那么瘦弱的身体中发出来的声音。

男摊主打开炉火,开始烹调我的面。她则在我的对面坐下,和我闲嗑。

她很瘦,很黑,我似乎能感觉到她在风中的涩抖。她的眼睛很亮,此刻,正注视着我。

“这么晚,才忙完回来吧!”

“嗯。”

“一会儿一个人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点!”

“嗯。”

我只觉胃疼的厉害,草草的回答着,不觉抱紧了身体。

“你也有胃疼的毛病么?”她似乎发现我的不适,试探性的问我。

“嗯。”我点点头。

她给我倒了杯热水,让我慢慢喝,然后起身回屋似乎要寻找什么。

不一会,她手里多出来一个粉红色暖水袋,上面的小熊正在那微笑。

她把暖水袋塞到我的手里,“来,用它捂捂胃,让胃暖暖。”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她解释道:“我家那姑娘也有胃疼的毛病,疼的时候捂捂就好了,一个人在外地,可要照顾好自己呀。”

我愣了愣,真诚的冲她说了句“谢谢你!”

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从未有过的温暖。

“没什么,没什么。”我看到她微微笑着,很满足。

月,升起来了;夜,愈深了。此刻,在棚内昏暗的灯光下,我可以看到男摊主做面的全过程。他正在飞速地削面,一片片面条从她手中飞过,落进锅里。

“喜好猪肉还是鸡肉?”他突然开口。

“呃……鸡肉吧。”

这时,正在擦桌子的她突然转过身来。

“多加些鸡肉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还要多吃些青菜。”她怜惜地望着我。

“我知道,我知道。”男摊主乐呵呵地答应着,认真地小心地加上肉,青菜,香菇,木耳……

感动与温暖,一齐涌上心头。我是第一次到他们的小摊。他们像亲人般接待了我。

仍记得那碗面,很香,很纯,很浓……

 晓月临月淡淡的月色如水一般纯净,悄悄地透过时空,静静地泻在我的心上,是那么的柔美,那么的静谧。一切如在画中。(文/范晨)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