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知了,我是蝉

编辑:赵雅茹      发布时间:16-7-23 15:48:31.000

济南的夏天很奇怪,雨来得急,地干得也快。昨晚下了一夜让人有些惶恐的暴雨,今早起来,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没带走,仿佛昨夜的嘶吼与狂啸不过只是一场了了的梦,梦醒之后,太阳依旧高照,蝉鸣依旧聒噪,空气也一如往常的燥热,有些烦人心。

很喜欢侯小强说的一句话:“梦想无所谓大小,高贵或卑微。所有的梦想都像暗夜的星光,又如桃之夭夭,灿烂得不可一世。”记得很小的时候,被大人抱着去溪边看鱼,望着那清冽的溪水倒映着在空中掠过的鸟影,然后讶然一惊,抬头,只听见鸟鸣,却找不到鸟影,以为鸟居于溪中,哭闹着要下溪找鸟;再大一些,去了幼儿园,在那个一群野孩子聚堆的地方,丝毫没有影响一丝一毫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土匪气质。于是,一群孩子傻傻地冒着细雨,去看那大片大片的飞燕草,满园子的花,开得轰轰烈烈,一朵挨着一朵,如同那雪白的浪花,一波又一波。晴天时,在那棵硕大茂盛的梧桐树下乘凉,阳光射下树影,透出斑驳的影子,听树上的叫的越发欢的蝉鸣,说着当初年幼稚嫩的梦想。

只是如今,再也挤不出一丁点儿的时间去做那些傻事了,就算有,也见不到清澈见底的溪水,满是飞燕草的院子了,只是偶尔能听到几声鸟鸣,也不再有溪水捉鸟的单纯了。

半年未回家,七月坐车回家呆了三四天,便匆匆回来,开始新的学习,也曾埋怨过,为何自己为什么要长大,为何要步入青春,为何又要为一个并不清晰的未来努力。不长大,我还能再赏几年花,望几年鸟影,享受梧桐树下的阴凉,静静地听蝉鸣叫。但马上发觉,我错了,记着刘同曾说最怕的就是还没年轻,就老了;还没成功,就失败了;还没绽放,就凋谢了;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青春本不就是一段拼搏的日子么?别让青春就在这样无味的叹息中渐渐消磨殆尽。不服输,我们就一直在战斗。不低头,世界看我们仍是挺胸绽放。不放弃,谁也无法对我们判定人生结局。幼年时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去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而现在的努力是为了不让自己因贪恋一时安逸而成为年老时的眼泪。(文/范晨)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