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记远征的一天

编辑:崔小双      发布时间:16-7-29 9:53:46.000

又到了我做协理的日子了,今天是从郎木寺镇途径阿西村到若尔盖。心心念念的若尔盖大草原就要到了,内心的激动是难以名状的。一路走来,从塞上江南、鱼米之乡到沙化的黄土,再到植被稀疏的封山育林区,起伏的高山草甸,我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也许是去年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太打动人心,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壤,虽然已不是那年那地那些人了。

骑行不久就出了郎木寺,来到一条不算宽阔的柏油马路,两边是绿油油的草地,阴冷的天配上潮湿的空气,这让刚从甘肃过来的我们不太适应。乌云当空,头顶开始飘起蒙蒙细雨,不一会就变成雨点,打在雨衣上啪啪的响。我看到远处从云层缝隙里露出的亮光,突然生出一股对阳光的敬畏和渴望,巴望着快点进入到那片光亮里去。

耳边的风声呼呼地响,冲锋衣被吹的肿起来了,我需要时不时地趴在车上来减小风阻,我们已经逃出那片乌云,但云层依旧没有散去。我吃力的蹬着脚踏,一边想着骑行在大队里该是多么舒服,一边想象自己是一个孤独的破风手,艰难而孤傲的带着一队人前行。我已无心欣赏两边的草原风光,关注点只在这队人和骑行的快意和痛感。清早,在郎木寺那顿寒碜的晚饭已经消化殆尽,饥饿感来袭。多想停止踩踏,在路边躺一躺啊!耳边时不时的传来大胖和朱加勇闲侃的声音(他们两都有点高原反应)。我也偶尔插几句,聊天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在接下来的一个休息点,我吃了3个包子、半瓶八宝粥和一根士力架。

中午在藏包里吃过晚饭小憩一会儿,下午的骑行就开始了。骑车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主要部分。我们像掠过的影子,匆匆来到又匆匆离开一个地方,到底意义何在呢?有时我也搞不清楚,但就像有人说的,最吸引人的是你眼前不断变化的风景。这十几天,从宁夏到甘肃,再到四川,像是在做梦。不知不觉远征已经走完了一半,心里万千不舍。(文/图 叶俊红)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