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雨在下

编辑:赵雅茹      发布时间:16-8-9 23:12:45.000

“您好,请问是某某某同学的家长吗,我是他/她花园中学的带班老师,今天下午乐陵有大暴雨,为了学生安全学校决定暂时放假,请问您有时间下午两点来接一下孩子吗?”

“喂,您好,请问您是某某某同学的家长吗,孩子安全到家了吗?……记得告诉孩子我们后天早上七点返校,好的谢谢”

夏天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雨点说来就来,19日上午艳阳高照,中午便接到暴雨通知,从一点开始,各班老师开始给学生家长打电话通知放假,一时间,按键声,音乐声交错响起在寂静的操场。偏远的乡镇,孩子们大多都是留守儿童,电话显示天津、北京等地,父母都表示会让家里老人来接孩子,剩下的德州号码打通后也大多是爷爷奶奶接电话。

一点五十,午休结束,老师们赶快到班里通知同学,此时窗外已乌云密布。孩子们先是欢呼,尔后急切的询问,落下的这两天课程是否会安排补课,我以为他们不想上课,结果他们告诉我,“老师,你一定要给我们补课呀,咱们的夏令营要不就加两天吧”。听到孩子们的话,我的心暖暖的,虽然只有短短两天的相处,作为四班带班老师,他们已经深深印在我的心里。孩子们的支持就是我们努力的动力,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预想中最坏的结果——对上课的排斥也并没有发生。我不求孩子们后天全部到齐,我只希望奇迹小四班的孩子们可以好好的。

把孩子们送到门口,八个班的所有老师列队送走孩子,年迈的老人,银丝在灰蒙蒙的天空中给人闷沉沉的感觉,佝偻的身躯让人心酸。大概两点二十,最后一个同学坐上迟来的公交离开,一班班主任也接到了第一个安全到家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队长开始统计。“一班!”“全部到家”“二班!”“有两个打不通电话”“继续打!”……孩子们选择在暑假参加夏令营,我们就需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亲手把他们送出校门,就需要尽量保证他们安全到家。

预报中三点来的暴雨慢慢腾腾地在晚上七点多不情不愿地下了一阵子,但在夜晚用它的暴躁肆虐花园的土地。由于学校施工,把砖地全部扒开,厚实的黄土遇上瓢泼大雨,让整个校园泥泞不堪。到处都是积水,门外的槐树渐渐倾斜,但倒也坚强得挺过了风雨没有倒下。在这里我必须要夸赞一下队里面的男老师。

由于学校的老厕所都是最原始的,所以在风雨中唯一没有“沦陷”的就是新盖的男厕所,在风雨后,男老师们主动让出了他们的一半厕所,女生上厕所时都会有男老师陪同,在门外“看守”。同时,男老师们主动用砖头铺出了一条小路,让老师们回宿舍可以不用亲密与大地交流,看大门的男老师,护花男老师,铺路的男老师,看门的男老师,烧水的男老师……感谢男老师为女生们做的一切。

此时的窗外烈日炎炎,预报说今明会有雷阵雨,此时的我已经不怕泥泞的道路,潮湿的宿舍,因为我的身边有可爱的孩子,有热心的男老师们,有二十多个老师陪伴。

冯骥才在《苦夏》中说:“夏天是被它自己融化掉的,因为,夏天的最后一刻,总是它酷热的极致。我明白了,它是耗尽自己的一切,才显示出夏的无边的威力。生命的快乐是能量淋漓尽致的挥发。但谁能像它这样,用一种自焚的形式,创造出这火一样辉煌的顶点?”

我,队员,孩子,我们在一起,灿烂了整个夏天。(文/赵婉彤)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