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落的暮秋

编辑:高岩冰      发布时间:16-11-19 14:53:20.000

我本来不是一个悲春伤秋的人,我一直以为在秋阳的享受中,可以寻得满树黄叶似黄金的银杏树,坐在下面;也期盼过在深秋的田间小径上,看看沾着露水的野草下有没有蟋蟀洞;当然也想学着古人,豪迈地吟诵: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可是,在今天这秋雨的朦胧中,一扫前尘,竟有了不同的感慨。

仿佛还没有体味够丰盈的绚丽,秋便挥手向我们告别了。今天早晨起床后往外面一看,一片雾雾蒙蒙,窗前的法国梧桐兀自地站在那里,似乎见怪不怪地守望着这深秋里昨夜下的一场小雨,回味无穷;枝干上还挂着不愿离去的黄叶,偶尔的一阵风,也倒摇落下几片,恰巧落在行人的肩上。

风起,秋叶落满肩,禅声渐远;雨落,凉意铺满径,静谧犹存。季节以固有的姿态,诠释着凋零与静美,仿佛这个季节,只属于冷寂。长风浩荡,薄衣不胜寒;树影斑驳,叶落更纷纷。一路的繁华,消瘦在秋风秋雨里。

秋雨淋漓,一纸素笺写下往事,在晚秋暮风吹过眉梢时,有些薄凉。走在路上,无意之间瞥见地上硕大的落叶,或是正面,或是反面,纹理清晰可见,沾着几点雨露,叶柄处独有的一抹秋意,残留在了那里。不知何时何地,能再遇见同样的叶子。

今天没有傲娇的秋阳,只有离迷的细雨......

终于明白,一个人怎样,都难挡季节匆匆的无奈。如果,温软的时光里,尚能依着一朵落花小影,追寻清水娓娓的嫣红,那么,山一程,水一程的遥远,也不过是一叶风景,无需繁华似锦,无需细捻三生,那葱绿的思念,终会悄然跌落怀中。

现在,落叶之中,细细体味泰戈尔的“秋叶之静美”,配之以朦朦胧胧的秋雨,的确是对生活的一种享受和温存,倒可以冲淡一下这深秋雨中悲廖的气氛,然而,不知是对是错。

总是喜欢坐在深秋的暖阳里,在烟火深处,品读最后的秋天。总觉得这样会离温暖最近。人生,是一趟美好的旅行,心存善意便会散发着淡淡的清芬。窗外,风吹过落叶,虽留不下多少痕迹,可是我相信,来过,总有人会记得,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雨会记住一片叶子的葱茏。(文/魏可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