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陌上“花”开

编辑:张凤菲      发布时间:16-11-23 16:57:30.000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其实,陌上并没有花开,而是雪花飘落的羽,让人错以为是柔柔的花开,在田野间,在小径里,在人们的心里。

济南的冬天的一开始就这么严肃,直接来了一场雪,加上凛冽的寒风,超低的温度,人们裹上厚厚的棉衣,冻的畏首畏尾,不敢出门。在雪停下的那一刹那,万物仿佛都安静了,似乎还有几只鸟在法国梧桐稀疏的叶子间,欢悦地叫着,是在唱歌吗?我不知道,估计是吧。可是风并没有玩够,它还在怀念和雪在夜里翩翩起舞的样子。于是,风仍在吹,将停留在树枝上的雪吹落下来,陪它一起起舞弄清影。

小树林里那积攒了一夜的雪衣,像一层棉被覆盖在条条木板之上,一夜之间,竟然把人们的视觉变换了——褐色的木板路变成了雪白的洁净丝绸。边缘的那几排长椅,早已没了晨读的学子和恩爱的情侣,同样,上面也是白雪覆盖,在椅背上。中间的那几张四方桌,要是平时的话,定是座无虚席。可在这样的雪天,谁都不愿意去打扰这片难得的宁静,任它上面落上几个俏皮的爪印。

见过这雪校,便也不再想写春日的姹紫嫣红,不再去想夏日的轰雷阵阵,不再忆及刚刚过去的迷离暮秋。岁月情浅,时光慢慢;流年素笺,笔底疏疏。

前几日还是如擎天的金黄麾盖的银杏树,一夜之间也只剩得密密麻麻的枝条,树叶全都安静地躺在地上,与雪化为一体。估计是在一夜的雪落之下,耳厮鬓磨的缠绵,一并落了下来。那叫一个唯美,纯净洁白的雪是一片,干净金黄的叶是一片,相互间容,相互衬托。远远看去,多的地方分不清是谁覆盖了谁,谁抢了谁的风头;少的地方看起来如星点在帷幕上,锦上添花似的美丽;匀称的自然匀称,是白色的叶还是黄色的雪。

楼前小广场中的石桌石凳,棋盘牌桌,像极了曾经坐在那里对弈的老爷爷,不悲不吭,一派端庄。陪着它们的,是同样端庄的铜像。我曾在下雪的那天夜里特意去拍了他们,尽管寒冷手指不可伸曲。那天夜里,闻一多先生的烟斗里和臧克家先生的书卷上都落满了雪,闪光灯下,眼神依旧深邃。那时的我,差不多和他们一样吧,头上,肩膀上,落满了飘飞的雪,在那夜里!

陌上花开,缓缓归矣,在路上,不小心就白了头,澄澈了心。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其实,陌上并没有花开,而是雪花飘落的羽,让人错以为是柔柔的花开,在田野间,在小径里,在人们的心里。

愿岁月回首之时,没有历历在目的难忘,只有轻轻浅浅的淡忘。一个人,一座城,风吹过,雨来过。在这个冬天,希望所有人,能有一段温暖柔和如黄豆的光照在身上;能有一片轻灵飘逸如羽毛的叶盖在眼前;能有一场模糊重影如不识的雪藏在心底……这样,即使这个冬天风再大,雪花飘落的瞬间,也能心安。(文/魏可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