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从前慢的时光

编辑:王天赐      发布时间:16-11-29 15:51:53.000

南方的乌镇绝对是一个北方汉子无法想象的城,就像木心先生藏在世界后面的那颗心。

不到过那里,根本不会知道细雨迷蒙之下的那一抹娇羞;不亲身游历过那里,根本无法体会白墙黑瓦下的那一条河流的是如何婉转的;不将步履停在那里,谁也不可能相信那里真如诗里说的一般“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是一种迥异于北方豪爽风格的存在。

读到过戴望舒的《雨巷》,便想到踏着一巷子的青石板慢慢走来,若是碰上有雨啊,或许还可以撑一把油纸伞,看这烟雨迷离的江南,说不定在什么角落就会有另一个人再看正在看风景的你呢。这种感觉,只能是存在于柔软的江南,即使被相框定格了的景光带到别处,也缺少了一份灵韵。所以,要想过那种慢慢享受的生活,还是停在江南烟雨之中,慢慢的享受够了再抬脚就行了。

琴声,笛声,都会从各个镂空的窗棂中飘出来,伴着氤氲在空气里的温和时光。轩窗半开着,像是半开着的一个世界。

从这个世界里走出来的人,不免都带有一份诗意,是因为这里走出并归来过木心吗?也许是,也许不是。与其说是两者谁成就了谁,倒不如说是两者互相衬托——乌镇的慢环境养成了修养的木心先生,诗意的木心先生依托了含蕴深深的乌镇,使之更加悠然。如此说来,倒像极了那并蒂而开的莲花,散发幽香;也好像是隐居的世外高人,不染俗世。

低矮的屋檐,雕刻的门楣,偶尔还会有几家的门上贴着画儿什么的,基本上都是些木门,被雨水浸润的古旧苍凉。

繁华不堪的大都市是绝对不会有这种纯然僻静处供人们享受的,窗户全开,爽朗的微风吹来,只一吹,便吹开了纠结不停的思绪,便吹开了那想要付诸笔端的才情。市声隐隐沸动,犹如深山松涛,让人思绪飘动。“风啊,水啊,一顶桥”,最是喜欢这句诗。一个“顶”字已是将所有的感情都擎了起来,在风中飘,在水中荡。

想是十几年前,晚晴小筑里的那位先生——一位真正懂了这个世界的人——正伏案写作,怀念着从前慢慢的时光吧: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文/魏可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