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标点符号与老师的故事

编辑:周琳惠      发布时间:16-11-29 15:50:44.000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看着此时讲台上活蹦乱跳、眉开眼笑的赵老师,今天晚上给大家讲解的是《诗经》,从《蒹葭》到《蓼我》,从浪漫的爱情到深沉的亲情,他游刃有余的“插科打诨”,生动形象。当我还在想着白雾里会有怎么样的一位丁香般的人儿,让人如此魂牵梦绕——仍在睡梦中的磐石,湿漉漉的芦苇叶子,犯困的溪水,以及在氤氲的水雾中弥漫的心事。“无父何怙,无母何侍”,很奇怪的,扑面而来的熟悉感簇拥着我重新回到现实当中。啊!想起来了!是苏苏啊!

你相信喜欢一个人会导致你讨厌一个标点符号吗,是的,因为喜欢或者说崇拜苏苏我讨厌感叹号,非常讨厌的那种,在整个高中时代。作为一个来自小地方的高中的语文老师,苏苏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古板且正直着。他坚持每日一联“苟利国家生死以,且因祸福避趋之”熏陶我们;他深爱中华传统文化,对盲目追随国外文化的行为深恶痛绝;他还禁止我们在炎热的夏天在教室里扇扇子。他就像一个句号一样,低调内敛却可以是一切文字的终结者。

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他,大概是因为“无父何怙,无母何侍”这句警醒的话吧。苏苏经常说的一个词就是感恩,他最痛恨的行为也莫过于忘恩负义。他说自己曾为袁隆平打抱不平义愤填膺在论坛上面作诗无奈被后台删掉,无奈;他给我们大家放关于周总理的纪录片,看到最后自己却在讲台上抹眼泪,真心;他讲他最痛恨的文人在危难来临之际选择苟且,鄙夷……啊,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人,喜怒哀乐溢于言表,像句号一样平淡,像句号一样恬静让人赏心悦目。

就是自己一个人的联想嘛,很奇怪的想法。总觉得可以用句号解决的事情用感叹号太矫情了。于是我便开始大规模封杀感叹号,刻意的。直到遇到了赵老师。我觉得赵老师拯救了我世界里的感叹号,让他重见光日。

与苏苏截然相反的性格。讲到“操吴戈兮被犀甲”,他会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还原当时的场景;讲孔子他会剖析如何处理上司与自己的关系,如何去处理自己爱情……赵老师就像是一个感叹号一样,如果你小觑他说的话包含的含义,那你一定会被他惊艳到!语不惊人死不休。

两种全新的体验,句号与感叹号的碰撞。我常常设想他俩的相遇。你会莫名其妙讨厌一个表情,你也会偷偷在心里把某个表情与某个人对号入座。其实我想说,我敬佩句号的稳重内敛,也倾心于感叹号的大气豪迈。

他们经常说,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的人。真的,从他们身上能看到好多宝贵的优点,是你自己所向往的。一切低俗的东西在高雅的东西面前都有存在的价值,所以说,只要自己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埋头苦干,都会有的。而且,事物的反面不一定是它的对立事件。凡事换一个角度,说不定也像感叹号之于句号,那么多姿多彩呢!(文/李紫轩)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