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语言的奥妙

编辑:张凤菲      发布时间:16-12-14 17:12:50.000

讲起语言来,我还是真的有点心虚。第一私以为,语言文学的艺术和魅力非是我等能够妄言的;其次我并不是一个研究这学问的人,即使研究了,以我的资质,恐怕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学习者。但我还是鼓起勇气写了起来。

语言是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和进化慢慢形成与其它哺乳动物所不同的显著特征,因此,人们就可以用语言来进行交流,并将其文字化以来记录事迹。中国古代有《辞海》、《说文解字》等著作来研究语言和文字,到了近代,又出现了诸如周有光等语言文学大师,将其发扬光大。而我等,只是在他们得荫蔽之下学着写点东西罢了。

不过在语言的艺术中,我到底还是欣赏白马非马的理论的,姑且先不谈它的对或错,单凭它能够在当时得主流化大众正统思想下脱颖而出,就已经胜于其它了。先秦诸子百家固然是百花齐放,各有优点。儒家、道家、法家......这些的思想也在后来的帝王朝代那里得到了应用;白马非马的诡辩却未入正统,只做一朵奇葩在风雨飘摇吧。纵使这样,它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不可抹去的。

不过这些都是先前的事了,现在似乎又有了新经验了。听说以前有人常用褒义贬用这个手法来增强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使之更有表现力。于我来说,倒不如贬义褒用,此似乎是更胜一筹的。

举例来说的话,某一文中就有为帝王将相作家史的文人来讽喻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这句话可以说是用到了妙处,为大成之作;没有大才便不要胡说一通,搞得人们笑话,此处用一词语来说,狡猾,本是贬义的,倘若是他望向小孩子那狡猾的眼神,便忽的笑了起来,充分体现了孩子的天真,毫无贬义可言。同样,字亦是同样的,收敛聚集的意思嘛,这简直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释义了。还有诸多,便不再一一罗列了。

哇的一声,即刻的惊悚看向天空,倘若用鬼眨眼的星火代替那一闪一闪的星星则有趣的多,它更有了表现力啊!我们的环境,似乎还有点不允许这种名堂出现的苗头。不过,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办法的时候,也便只能是在黑暗中亮起那明亮到可以捅破夜幕的眼睛了。

事实既然教给了这些,仅存的路,就当然使我们想到了自己的力量。(文/魏可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