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什么应该是美丽的

编辑:周琳惠      发布时间:17-1-25 14:13:05.000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李白所言,诗要如出水芙蓉般质朴明媚,人亦如此。生活中我们用好看、漂亮这样的词语形容美,或有人辩解“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这样的观念已经有些许扭曲。好看固然是美,但除却外貌,人的美就无处容身了吗?

人的一切都应该是美丽的:面貌、衣裳、心灵、思想。

古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见面貌是无法改变的,但在科技发达医术进步的今天,相貌身材又并非难以改变。可如果所有人都不满自己五官长相,全都跑去医院做“微整微调”,那这个世界还真的存在美吗?有人以为长相好就会一路顺遂不会经历挫折沧桑,有人用放大镜看着别人的脸却从不愿意睁眼看他们付出的汗水艰辛,然后用一个“美”字概括他人成功的所有原因,可那不是美,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无能懦弱的反射。一个明眸善睐、顾盼生辉的“丑”人和塌腰驼背、双目无神的“美”人相比,给人的感觉显然是截然不同的,而我更偏向那个明眸的人,因为外貌的背后,往往站着心灵和思想,这些恰恰重要过表面的皮囊。

一个女生,她五官不出色身材也并不出彩,但她会在和人交流时眨眨眼睛,使对方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眼睛上面,平时走路都是嘴角上扬的,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矮会努力挺胸抬头,身板挺直。在学生时代做着当时应该做的事情,但除学习之外,她会注意自己服装的整洁。她清楚自己的优缺点,没有试图用外物来遮掩或强行改变这些不完美,而是选择自身改善形体姿态、处世方式而去修饰那些小缺点。对我而言,她同样是美的。“女为悦己者容”现已变为“女为己容”,这是内在心态转变而导致的必然结果。过去的女子活在别人的眼睛里、社会的舆论里,她们的生活要被别人评头论足,导致要被他人的看法左右,比如裹足小脚。如今,女性不必如以往攀附男人而生,也不必强制在家相夫教子,她们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独立而强大,妆容只是为了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更美,心情明媚所以她们的生活也会随之明媚,遗世而独立,当若如此。

“真善美,假恶丑”这对反义词是存在于我们幼时的记忆中的,本以为这六个名词是不可转化和互相独立的。当时稚嫩的心灵被播下了追求真与善与美的种子,当我们成长了才知道,原来真和善才是真正必需的,而美是可由其他品质转化而成的,恰如狄德罗所言,“真、善、美是些十分相近的品质,在前面的两种品质之上加一些难得而出色的情状,真就显得美,善也显得美”。

叶芝在《当你老了》中写道“多少人爱过你青春的片影,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是真情,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杜拉斯也在《情人》中写“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时还要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年轻时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岁月无情,它夺取男人和女人的青春、细腻的皮肤和强健的身躯;岁月亦有情,将人们经历的一切化成智慧的积淀,即便人的生命不可纵向延伸, 它却给了人们将灵魂横向生长、拓宽生命的厚度的机会。

此时,皮囊的年岁与美貌也就显得无关紧要了。(文/张楠)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