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限制

编辑:周琳惠      发布时间:17-1-25 14:15:22.000

大部分孩子都被父母用各种条条框框限制着,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孩子们都生活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里,所有危险的事物都被披上了与墙壁一个颜色的外壳,企图模糊他们的视线,以使其与之隔绝,然后有的孩子听话地不去看、不去想、不去触碰,有些却巧妙地撕开了伪装、得以窥见一角。可能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就是在那一刻得以扩大。

父母不许我跟男同学出去玩,即使女生人数有四分之三也不行;不许我去同学家留宿,也不许单独跟女同学出去,即使我自以为那个女生是最好的朋友,他们说那姑娘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觉得我会被带坏。隐藏在这些规矩背后的是他们的爱,对此我毫不怀疑,所以大部分时间我安安稳稳地学习,不去想这些事情。可是高中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同学们不是每个周末都待在家里的,也不是只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更不是出去哪里都一定被家长接送。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他们没有那么严格地限制我,我也不会对名为自由的东西有那么多的渴望。

家教严格,他们对此很骄傲,跟别人谈起的时候却是谦虚地把一切归结到“我的女儿很乖”这个原因上来,我自己甚至会为我能表现出这样的性格而沾沾自喜,但我从来没有庆幸过他们为我设置了如此多的围墙。人的成长环境会渗透进他的身体,成为他性格的一部分。所以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他们以另一种松散的要求来照顾我,那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尽管脑中完全无法得到关于这个问题答案的思路,哪怕一丁点,即使我可能会变成“坏孩子”、可能不会来到这里,但我只能感谢他们为我做出了如此多的牺牲、感谢他们为我圈了一个难以跨越的圆圈,如果可以选择不要,我会毫不犹豫的点下放弃的选项。

我没有经历过的太多了。其实不只是我,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电影的主角,但事实又似是而非。主角会有巨大的光环,仿佛无所不能,什么都可以拥有,但显然我们并不是这样。北方相对南方来说,学校最注重学生的学习成绩和学风建设,民风更古朴也更封建,社会对一些存在且不易被大众接受的行为更难以接受。当与各地的同学一起交流时,我们会知道“哦,原来你们的中学时代是这样的”、“哦,原来高中还可以这样”。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对比,我们才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个有着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的主角,我们没有经历过的太多了,就像我不能像我羡慕的人那样,体味过正当年纪应做的事。这些限制,我们之前没有能力去打破,过去的遗憾也无法时光倒流以弥补。

当这些限制无法规范我们的行为,就如随着我们独立人格的逐步完善,父母的提议越来越难以左右我们的想法一般,我们取的相对的更多的自主选择权,有关未来生活着落的选择权。可就像张爱玲在《非走不可的弯路》中写到的那样,母亲拦住“我”说那条路走不得,可“我”喜欢而且母亲走得,为何自己不能走。他们曾替我们规避的风险并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如今,所有选择的权利,包括之前父母曾替你承担的那一份风险,通通被交付于我们。

脱离那些所谓的限制后,将来生活的走向就完全把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所以有人辛勤奋斗不眠不休,有人无所事事不见成就。

原来最沉重也最顽固的匣子,是我们自己啊。(文/张楠)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