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春节的思辨

编辑:高岩冰      发布时间:17-2-5 20:42:34.000

 昨晚九点,窗外飘起了2017年的初雪。清晨裹在柔软的毯子里,孩子们呼朋引伴的欢快声清晰地传进住宅楼。我清醒了片刻,想必这整片城市一夜之间已被涂抹成宁静的白色。要不要看看酣睡的城市被白色点缀的模样呢?我和懒惰争斗了一下:雪的吸引力不及睡眠,于是心安理得地继续缩在被窝里。

 初中二年级,我们还住在城北,也是一场初雪,雪映射出的微光是稀薄的乳白色,呈现一点半明半寐的亮度,它透过麻布材质的窗帘满满地照耀我的被套。我一个激灵,急忙穿戴好奔下楼,温暖的鼻腔瞬间被灌进一口凛冽的冷空气。雪,它的透彻的白、攥在手心里的酥松、掷出去温柔的杀伤力,对那时候的我很有吸引力。小时候不用费心打点生活,父母把吃穿用度的大事小事包办得井井有条,孩子们只消无忧无虑地张张嘴吃饭、伸伸手穿衣;等到赴外求学,独立地掌控时间和生活,经历了无人照拂的彷徨,理解了一定的人情世故后,会发现被卷入社会资源的争抢是必然趋势。此时心中挂念的多是功名利禄,因此不容易被飘舞的雪、醉人的风鼓动得心花怒放。

 儿时,觉得春节下乡的一百公里距离简直难以估量;老家的电视屏幕上总是忽闪出刺啦刺啦的蛇状条纹,但我依然把八点开播的央视春晚视为一项庄重的春节仪式,好像抓住春晚的开幕式等于抓住新年的好兆头。现今,看惯了宣传报道的台前幕后,学会用科学的语言解释周遭:雪并不是那么纯净,得用雨伞抵御其中凝结的雾霾;下乡的一个半小时车程再迂回,充其量是在一个小城里兜圈圈,左手右手拖着蛇皮袋赶春运的民工多得是,天南海北留学的学子压根没时间回国团聚;春晚是一场众口难调的文艺晚会,普适性、亲民化、大团圆是必须条件,但是党性的严肃要高于文艺的精致,因此小品就算彰显不出深厚的语言功底也可以过审批。视野一旦拓宽,曾经神化的事物自然变得平凡甚至乏味。殊不知,春晚、雪、寒假仅仅是“年味”的一个载体,“年味”的核心价值是亲朋好友深切的爱。隔阂纠纷会因为一桌年夜饭、一次拜年而冰释,真正的爱不会因为任何外界条件而显得苍白脆弱。

《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一月刊推出了主题为“以食为旅,四海一家”的“环球寻味记”,研究食物和年味的关联。一连串向外扩展,又在春节折回内心深处的小问题,以“吃”为方法论,恐怕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春节常态吧。今年我又下乡,亲戚们源源不断地从苏南回到县城,四世同堂、人丁兴旺是大家族的特点。于是炊事的繁重在一年之内达到顶峰,必须从早到晚马不停蹄地工作。爷爷奶奶用不惯煤气灶,瓦砌的灶台便一直保留下来没被淘汰。依墙堆放的一剁剁柴草是烹饪食物的原材料,又黑又深的炉腔是火和草相遇的地方,擦亮火柴塞进炉腔,火星立马肆无忌惮地在柴草上繁衍开去,蹦蹦哒哒噼里啪啦,煨暖了灶台上的土锅。于是家里所有的白开水、米饭、汤菜都沁有一层淡淡的烟熏火燎的气息,胎记一样。这种土土气气的味道就是我独一无二的“年味”,我永远都不会忘掉。

 “食味”记载“年味”仅仅是一种手段,各种手段都是殊途同归的,春节的意义在于提供了联络亲友的条件,纵使有更大的挑战在新年开启,当一大家子簇拥一桌蒸腾出来的年味时,欢聚一堂的温馨依然能慰藉一年来四处奔波的疲惫的心灵。

 对我来说,这是大学生活忙碌的最后一个春节。无论是考研、出国、保研、工作,待到明年此时,基本是瓜熟蒂落。回想过去的三年,第一年宅在学校读书,第二年体验行万里路的畅快,第三年接触网络新媒体的利弊,以“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作总结最合适。旧去新来气象清,抖擞精神,一年之计在于春,希望我们都能在新的一年遇见更好的自己!/王楚瑜)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