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血色将至》观感

编辑:周琳惠      发布时间:17-2-23 13:36:26.000

《血色将至》改变自美国作家辛克莱于1927年发表的小说《石油》。《纽约时报》对这部影片的概括是“安德森的这部影片不是美国梦,而是美国梦魇,观众将随着影片进入烈火熊熊的地狱,每个人都将在其中得到沸腾的诅咒。”影片取景于南德克萨斯州的荒漠,描述了石油大亨丹尼尔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南部石油潮中的发展历程与宗教势力在美国南部扩张的过程。这部石油开发史,不仅是对丹尼尔个人发展的描述,更是凝聚着每一个个迅速崛起又迅速瓦解的饱尝代价的灵魂蜕变史的缩影。

正如煤炭浸透鲜血,早期石油的开发同样存在血腥、野蛮与不安全的因素。电影中从地面流出的石油不像是石油,更像是浸满了贪婪与邪恶的黑色的血液。所有的影片都有其现实意义。这部影片也投射了如今在利益的推动下,一些政府为了石油,让战争的秃鹫在中东的上空徘徊,用石油输出国的鲜血滋润着四面楚歌的繁荣。因而这样以石油为题材的电影也就不足为奇了。

影片主要有两个线索,一是石油商丹尼尔和乡村牧师伊莱的对抗相互利用。丹尼尔既真实又无耻,为了利益卑躬屈膝,牺牲信仰做戏.他冷酷无情,虽然他对冒牌兄弟吐露了很多心声,但他不能忍受欺骗,亲手杀死了仅为了骗吃骗喝的冒牌兄弟,为了个人事业,毅然决然弃子而去。而伊莱既狂热又虚伪,不可否认他对宗教事业的虔诚,却也不能忽视他作为一个神职人员却有着本不该有的扩张的决心和不择手段的伪善。两个人的冲突一次又一次升级,将影片一次又一次推向高潮。第一次是丹尼尔因儿子受伤,对前来要钱的伊莱拳打脚踢;第二次是丹尼尔为修建石油管道,被迫加入伊莱的“第三启示”,在神台上伊莱公报私仇,将丹尼尔扇的七荤八素,还逼迫丹尼尔在他一向心怀憎恨的教堂里忏悔到“我把自己的亲儿子丢在一边!主啊,请赐给我圣血!驱走我体内的恶魔”;最后一次也是全片的高潮,衣冠楚楚实则落魄的伊莱受到行之将死的丹尼尔的鄙视、玩弄和唾骂,丹尼尔使伊莱原形毕露,以雪前耻,还迫使这个基督教道德化身亲口喊出“我是个冒牌的先知,而上帝是迷信的产物”。丹尼尔甚至逼迫伊莱用布道的口气说出这一大逆不道的宣誓,而且说了八遍.丹尼尔让灵魂同样丑恶但邪恶远不及自己的伊莱俯首称臣,然后在绝望中疯狂的杀死了伊莱,早已灵魂缺失的他将自己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与伊莱的矛盾冲突在他的那句“I am finished”中走向完结。

另一个线索是丹尼尔与其养子HW的关系发展。即使是再强势的人也有情感需求,孤独的丹尼尔在养子身上寻求到了精神慰藉,丹尼尔将养子作为亲人、事业合伙人、接班人.而HW在一次事故中失聪,或许是为了事业这样荒诞不经的借口“抛弃”了HW,自此两个人的裂隙再也没有被缝合,两个人在生活上、事业上都渐行渐远。长大成人的HW决心要自创事业,而被利益和感性冲昏头脑的丹尼尔却认为HW是想和自己竞争,盛怒之下,他亲手割断了他唯一的情感纽带.他吼到“别以为我很重视你,别以为你的离开会伤害我,其实你对我根本不重要,我对你根本没感情,你是个杂种,所以伤害不了我”。他甚至添油加醋的说HW只是他利用的工具而已。他的愤怒只是为了掩盖自己无奈与落魄,其实真正没感情的人不会标榜自己不在乎,只有真正在乎的人才会掩饰说自己不在乎。无论怎样,丹尼尔还是毁掉了这仅有的温存,坠入孤独深渊,实现了自我毁灭。

这部极其冷血的电影将人性最值得珍惜的东西掏出来碾碎,它碾碎亲情、碾碎信仰.电影充斥着黑色、暴力、阴郁,犹如一部史诗,描述个人心灵的暗角与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的双重残酷,使人不得不想起马克思的那句“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文/梁梓峰)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