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还有可以回忆的地方

编辑:辛梦雪      发布时间:17-3-3 10:06:09.000

寒假校区搬迁的消息刷爆朋友圈还历历在目,如今倒也是坦然了几分。在校的我唯独被诸多毕业山大人对母校的一腔热情所深深触动。毕业多年,提到老校,他们的那种深情,一如既往。我们这一辈必须谨记,且行且珍惜。

去年实习时,带我的前辈恰好是同校的学长,在洪楼校区度过了自己的大学时光,每次聊到大学的事儿,他的嘴角总是扬起孩子般的笑容,常念叨“真怀念大学最后一年的时光”。有一次他出差到济南,说要来找学校我吃饭,点名一定要去西门附近的那家三江源拉面。这种偏执的怀旧令人感动,也令人感慨。

再过几年,我会如何呢?

最近看到一篇1993级校友的回忆文章,让我对洪楼的始末有了更完整的认识,也让我对他们的那种怀旧情更感同身受了几分。洪楼老校校园渊源于民国时教会所办的懿范女子中学,国朝成立后改为山东农学院。1958年,山大从青岛搬到济南,这里变成了落脚点。百年山大,洪楼老校曾是它的总部,经历了几代变迁,风韵犹存。那一树一瓦,一花一径,定格了多少眷恋的目光与故事。

颇有趣的是他还提到了洪楼那条“河”----窑头大沟,他戏谑道这里虽然常是污水,气味难闻,却依然让大伙遐思妙想。它还是马瑞芳老师作品里校园河流的原型。如今,这条河,大多时候像是个平滑干燥的水泥过道,有人散步,有人读书,有人拍照,仍然还是个存满故事的地方。

无论在社会上漂泊多久,大学校园始终是纯洁美好的旅程。漫步浸满书香的象牙塔中,可以找到自己的身影和初心。《物理楼前的白玉兰开花了吗?》写道:“每当春天来临,看到玉兰花开的时候,我总想起物理楼前的白玉兰。她们开花了吗?她们还好吧?”我依稀记得有好几个下午我就在那片白玉兰前背了很多遍演讲稿,很安静,也很安心。茂密幽静的小树林,落英缤纷的小径,金秋的满园银杏,每一个地方都有我的故事。

无论它是被空置还是被边缘化被弃掉,它依旧是山大历史不可割弃的一部分,是许多人青春的重要印记。(文/崔阳阳)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