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二十岁的记忆

编辑:叶帅      发布时间:17-3-14 8:17:41.000

到某个标志性的年龄,再去看过去的事,听起来像是回望的姿态,但是现在,那些记忆鲜活地铺展在我眼前,从比较近的年岁开始,渐渐到幼时,延展到远处,却因为独属于生命开始时的本真,而光彩迷离。

二十岁,听起来好像纪念碑似的沉重,然而我却好像没有感觉似的。比不得古代二十弱冠的仪式感十足,儿时的伙伴们,现已各奔东西,曾记否,那短暂的课间,有我们抓石子、玩纸飞机的开心享受,即便是在烈日炎炎的盛夏,我们也会一同在河边嬉戏;在某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一起爬山郊游,采几篇枫叶夹在书中作为对这个秋天最好的纪念;漫天飞雪的冬日,顽皮的我们在铺满白雪的操场追逐打闹,在那松软的雪地上,我们一串串的脚印是对童年最纯真的见证。

也许外表乖巧柔弱,但内省却独立清朗。跟随一种勇往直前的信仰,世界再大,也可以疯狂,但求明亮地做自己灵魂的舞者。也许时间、风雨会薄弱心灵,但勇于奋斗、追求和发现的心灵是永不屈服的,我们深知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未来要做什么。

也许我们内心充盈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喜欢挑战创新,但仍会脚踏实地地栽植梦想,不畏惧失败:我一向认为,人类的向前发展的驱动力就是好奇心,创造性地利用身边可利用的,创造自己的机遇不乱成败,都能从中得到很多有益的经验。我喜欢这种探索式带有批判性思维的学习,正如大学的学习不应当是局限于课堂上的,更多地根本上是社会根植于生活中的,而不该仅被课本上的教条所束缚,被分数所役使,不应过分注重“工具性”而忽视“人文性”。以为脚踏实地地做个“会思考”的书呆子也会让思考不同凡响。

二十岁,和十九岁零三百六十四天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我无法清楚地回答,甚至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太多时候,我们习惯去纪念一些特殊的日子,但其实没有丝毫不同,或许,只是人需要一种仪式,去唤醒并不敏感的思维,去提醒自己,有些东西,该改变了。可是改变什么呢?

思维的本质是记忆,记忆组合成了对生命的的认识,最终决定了思维方式。

我一直相信,所谓“长大”,是独立人格的形成。是自成体系的思维方式的确定,是将灵魂赋予重量的伟大工程。也许可以说,“长大”,其实就是记忆发酵的过程,记忆带给我们的,远比想象中多。(文/陆俊宇)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