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她化作一片蓝天——电影《姐姐的守护者》观后感

编辑:辛梦雪      发布时间:17-3-17 11:28:54.000

电影一开始,安娜的独白带领我走进了这个可能让人觉得沉重的故事。姐姐凯特穿着彩色的连衣裙,头戴白色帽子,在花园中浇水;妈咪莎拉和阿姨在厨房做饭,妈妈辞去了律师的工作,专心照顾凯特。饭桌上,一家人或调皮,或小拌嘴,不失温馨,家人们享受着日常的家庭,虽然这个家庭,时刻生活在环境的威胁之下。

凯特15岁,不幸患癌症,头发光秃,皮肤白的惨淡。安娜是个11岁的女孩,长得非常漂亮,却是为了救她的姐姐,才来到了这个世界。借助基金技术,从妈妈那里取到的卵细胞和从爸爸那里取到的精子,在试管和实验室中结合,安娜诞生了。在片首的独白中安娜曾说:“我的出生并不是偶然的,是受计划出生的,而这样,救了姐姐的命 ”。

电影中有多次镜头切换到了安娜,小小的她,亲眼看着姐姐凯特白血病复发,留鼻血不止,难受到快要死去。凯特的白血病越来越严重,白细胞数越来越少,需要白细胞、需要骨髓、需要干细胞,还需要一个好的幸福肾脏。在安娜出生到长大的日子里,她爱着她的姐姐凯特,当她躺在医院的手术室上一次次为姐姐提供着救命的细胞、血液等,她也挣扎也嚎叫。

终于有一天,她找到了律师坎贝尔,“我要起诉我父母剥削我身体的自主权”。

当这一切通知到妈妈的时候, 冲突爆发了,妈妈的巴掌打在了安娜的脸上,这个小女孩,是多么勇敢,也是多么让人心疼啊。冷静下来,一家人开始了交谈,安娜问妈妈“如果我只有一个肾,我会没命吗?还有我真的不可以再做运动,或者做啦啦队队长或者怀孕吗?如果移植不管用会怎样?结果会怎样?医生说,如果我接受手术,我就要自己照顾好余生了,但我不想要这样注意生活,谁愿意过那样的生活?我也一样重要,我也需要被重视。”这是多么让人心痛也让人思考的问题啊。但是妈妈说的也没错,“她是你的姐姐”,爸爸妈妈的无奈和难过如降临到我们头上一样可以体会,但是不得不承认:安娜,她已经开始了自己去做决定。

11年,8次住院,6次导管插入手术,2次骨髓穿刺,2次清洗干细胞,流血、感染、瘀伤,更不用说那些副作用,白细胞强制增生注射,细胞生长激素,因为药物而呕吐,注射麻醉剂疼痛。在帮助姐姐活下来的日子里,安娜承受住了一次次的医疗疼痛。没有安娜的帮助,姐姐会活到15岁吗?我想,不,不会的。

而与癌症恶魔斗争的姐姐凯特,同样非常自责,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折磨着自己的家人。她自暴自弃过,怀疑过,痛哭过,我相信让她活下去的理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有着不放弃的爱她的家人,有着幸福的感觉,所有人都在努力让自己活下去,看这世界的大千美好。

法庭上,法官听证的过程激烈而揪心,律师坎贝尔的声声质问,让母亲莎拉没有回旋的余地,安娜想从医学上离开父母的监护,她不想再被切开,可是,这是唯一能救女儿凯特的方法,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凯特痛苦地死去吗?姐姐需要安娜,她是唯一一个与凯特匹配的人。那么,安娜还这么小,在过往的一次次捐赠和手术上,父母问过她是否同意了吗?考虑家庭,为了凯特的生存,可以牺牲另一个孩子的健康吗?在安娜的立场上,这一切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很多人会说,这么狠心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做这样的事真的是太恐怖了。但是换个角度,这并不比把凯特放着不管置于黑洞里毫无生机更为恐怖。然而,谁来未安娜着想呢?可能没有。

电影中,母亲莎拉说的最多的可能是这句话:“安娜,你知道她是你的姐姐,她现在病了,你怎么能不帮她呢?”

安娜却说:“那是我的身体,我想让我自己做决定,决定用它来干些什么。”现在,她不想帮姐姐了。何其冲突的一个话题啊!权利和情感的对簿,生于死的选择,当这两者出现冲突,我不想去评价哪个对哪个错,对于母亲,我看到了她深深的无助和对孩子的爱与付出,对于安娜,我看到了她的坚强和独立,她的难过与纠结。这场争论可能最后并没有胜者,无论结论如何,都会有人因此收到损失。而现在,在安娜想留住自己的肾脏的时候,可怜的凯特,从小受病魔折磨的凯特,在妈妈的怀抱中安静地离去了,凯特活不下去了,她不希望妹妹把肾脏捐赠给自己,捐赠给一个没有明天的自己。在床上奄奄一息,饱受疼痛的凯特,在最后的时光里对安娜说:“告诉他们你也是很重要的,和他们说你想踢足球,告诉他们你会成功的,他们会相信的,因为这就是真理”,影片结尾,凯特永远地离开了爱她的家人们,去了自己一直寻找的天堂,去了梦中的地方。

官司赢了,安娜在医疗上正式独立自主了,她也还是父母的好女儿。一家人慢慢开始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妈妈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爸爸提前拿到了退休金做起了问题少年的疏导,哥哥拿到了纽约艺术学院奖学金,安娜也从家里搬了出去,开始自己的人生,看大千世界,体验精彩人生。虽然凯特离开了,但我相信结局是美好的,对家人来说,这便是真正的解脱。

电影过后,有幸找到了这本小说,小说《姐姐的守护者》中母亲莎拉这样说道:“我的人生仿佛一场火灾:我的大女儿被困火中,唯一能救她的机会,是派我的小女儿上场,因为只有她认识路。我在冒险吗?合法吗?合乎道德吗?我不知道。可是现在,我的小女儿将我告上了法庭。”虽然电影和小说在一些细节上存在差异,譬如小说中安娜13岁而电影中11岁,但是故事的主脉络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对于结局,电影和小说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小说中,健康的安娜在回家的路上遭遇到了车祸而死亡,她本可以活下去,但是遗憾生命无常。从小说的角度,更想向读者传达的理念应该是无须强求生命吧,让生命随缘,很多事情没办法左右,即使设计出的生命,也可能会再离去。而电影中,凯特死去,一家人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中去,则传达出了温馨的感动,是是爱与希望,是成全和感恩让他们成为了更好的更自由的自己。

无论结局怎么样,我们需要思考,为了解救姐姐凯特,有计划地孕育安娜是不是合法合乎道德的?在这么多年来,更是为了姐姐捐赠了很多细胞、血液,进行了无数次手术,这又是否是合法合乎道德的?这是个有着争议性的问题。正是在先进的生物技术下,安娜才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她自己从来没有质疑过这个角色,一直都没有。她是否从一出生就是姐姐的附属品?生而为何?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揪心的故事,让我久久难以思索出头绪的故事,一个反映人类情感最复杂、最细腻也最挣扎的故事。

在我看来,我不希望把既有的痛苦加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设计出一个生命,为了像药一样来救助现有另一个的生命,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看到安娜承受那么多的痛苦,觉得真的是非常心疼和难过,而现实生活中,也不乏一些家庭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再去生育另外的孩子,不断配型,直到成功。父母对孩子的爱可以理解,但是爱最好的方式是不伤害,不可挽回的生命就不要再强求,否则只会伤害到更多无辜的人。在很多时候,当我们所爱的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就无法再冷静地思考问题,做出一些不理智的选择和决定,不要让自己爱的人受折磨,我想,最好的爱就是让他得到解脱吧!

故事中无一人是坏人,却不得不背负深重的悲凉宿命,进退失据,在爱与法律边缘徘徊,在生命品质和尊严间拉锯,在道德与伦理中矛盾,在亲情和自我之间纠结。人生,很多时候恰恰如这部极具道德伦理争议的故事披露的冰山一角,没有简单的黑与白,没有对或错的答案,总是顾此失彼。人性本就错综复杂,命运本就崎岖颠簸,而随着科学日新月异,更多灰色地带,更多的思考空间,更多的伦理问题需要我们去追问。电影看到最后,无论如何,很高兴,这个家庭的每个人都逃脱了这个枷锁,那个爱的枷锁,甜蜜并痛苦的枷锁,姐姐走了,她化作一片蓝天,守护着亲爱的人们,这是最好的结局,每个人开始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为自己而活的意义。(文/王佳丽)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