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好雨知时节

编辑:单嘉伟      发布时间:17-3-27 11:14:21.000

前几日空气中漂泊的沙子,终于被一场春雨安定下来。空气中充溢着甜甜的泥土味儿,偶有花瓣乘风起舞,唱和着春天。

“好雨知时节”,小学时读到的诗至今细细品味仍觉有趣。春雨就像一个老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知道该她来了,她便款款地走来,事先也不搞个黑云压城,也不闹个电闪雷鸣,只是随风潜入,润物无声。

这样的雨,谁不期盼呢?

早在商汤时期,有七年大旱,太史占卜后说:“应当拿人来献祭求雨。”商汤说:“我之所以求雨,就是为了人民。如果拿人来献祭求雨,那么就请以我献祭吧。”于是便斋戒,剪头发,剪指甲,坐白马拉的毫无纹饰的车,身上插着白茅,当为祭品,在桑林的野外祈祷,用六件事以自责:“是我的治理不到位吗?人民流离失所吗?宫殿太高大吗?后宫女宠太多吗?贿赂盛行吗?谄媚的人得势吗?”话音刚落,天便下起了雨,覆盖了几千里的土地。

古人认为不下雨是上天的安排,是一种奖惩,如果做了错失遭受干旱的惩罚,不用怕,虔诚地去反省,上天听到了你的祷告,便会原谅你。

雨,从此有了人文情怀。

苏轼也曾在雨中反思,吟唱出了“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这位大文豪几经贬谪,看透世间冷暖,选择了随遇而安。“雨,任它下吧,我身披蓑衣,脚踩淤泥,徐徐走过乡间小路,野草纵横,藤蔓蓊郁,有何畏惧?”

这雨中,熔铸着两种声音,两番神貌:苏轼与同行者,从容与狼狈,旷达与沉郁。它弥散在雨中,落在不同的人肩上,奏起不同的音律。

雨,可以是迎来知己的车马,可以是送走朋友的竹笛,且在这细雨中闲敲棋子,或在这细雨中解下风船,寄生江海。

我们在这雨中注入了太多的情感,可能是因为雨有一种母性光环,她去孕育新生命,哺育万物,将我们的愁思点点聚集给她听,又用温柔的手条条把它抚平。

夜阑卧听风吹雨,漂泊之人听了雨就想起了国家,想起了故乡。雨霁后便收敛情绪,依旧背起行囊,轻整罗裳,飘然江湖。

什么时候再好好听一次雨吧,听听自己的心声。(文/杜婉宁)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