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 诗意的栖居

编辑:单嘉伟      发布时间:17-6-19 17:07:23.000

微凉的午后,静静地坐在案头前,一卷卷散发着浓浓墨香的典籍,在我手中慢慢翻阅,时间仿佛走得很快很快,任思绪在不停地飘浮……

在不谙世事的孩提时代,那是我首次接触《弟子规》德时光。碧水蓝天,绿树红花德光景致中,由于自身识字太少,于是母亲便轻轻地念诵给我听“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当时虽已熟记,却不解其中滋味,多年后我才真正理解,领悟了那些道理。不过那经过了几千年流传的经典,是一些光辉的、具有永恒价值的精品,对陶冶我的性情、涵养气质和培养人格智能着实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风雨兼程,一路欢歌笑语充盈耳畔。不知曾几何时,我走进了文学的殿堂。

身心憔悴的屈原行吟汨罗江畔,向我蹒跚而来;衣袂飘飘的李白持酒仰天放歌,想我狂奔而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谁能体会屈原对亡国的无奈?感慨“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而又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李白有着如何的气魄?

我羡慕着那些诗人,在属于自己的天空中,诗意的栖居。如五柳先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籽”;如东坡先生,“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如王湾,“客路青山在,行舟绿水前”……而人类文明的进步,数字时代的到来,那个玲珑精致的季节,已浓缩成淡淡的缩影,在墨香古卷中沉淀下去。

在那本该丝弦弄音,霓裳轻舞的七夕之夜,还会有谁去看那纤云暗渡?素笺成灰,相思成灰,在爱恨情仇随意抛洒的今日,还会有哪家女子,“和羞走,倚门回道,却把青梅嗅”?
我是如此向往那样诗意的季节,一直寻找。

曾经,想要做一个豪放不羁的文人,行走在羽扇纶巾之间,在落花中独立,看微雨中飞燕,绿柳如烟中墨笔生香,只求在宋代那华美的锦缎上留下自己韵短而味长的一笔;曾经,也想学易安凄婉,随手斟杯清酒,便能盛满离人的眼泪,书页中曼曲轻歌,便能道尽万古痴情……如今的我,依然在期望着有诗意的栖居,但是却在现实里越走越远。我嘴角轻扬,幸福之花,开在经典文学里头,灼灼其华,那或许也是一种诗意吧……(文/于芙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