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一中,不曾忘

编辑:胡思明      发布时间:17-5-9 11:00:20.000

光阴将轮回剪成烟花,才一瞬展尽繁华;岁月将脚步撰成诗篇,只一步万水千山如画。 ——题记

今天从早都晚,空间里都充盈着各种各样的祝福一中建校60周年的说说,铺天盖地,满屏入目全是怀旧的话语,让对此一无所知的我不觉也翻出了当日一中耳顺之年庆的照片,虽然都是小心翼翼用手机偷拍的,但也让我有了满满的自豪感,虽然我当时正在英语上机课,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汹涌,默不作声半节课,眼泪在眼眶里徘徊,却也只是徘徊。

直到,我看到了不知是何人何年所作的视频,一中的模样依旧清晰,只是我们海角天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如今,身处地北天南的我们,在面对母校的风采时,心底是否还波澜不惊。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在大学里当有人问我的母校是什么,我都会很自豪地提起一中,甚至不厌其烦的解释不要看名字那么老土,但其实是省重点。在一中,我们都习惯了优秀,习惯了一切都是可以做到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须强求。

那年,红色条幅铺天盖地,诉说着一中人的骄傲;那年,喷泉广场彩虹温柔,让我们憧憬未来究竟是怎样;那年,你我风华正茂,青春笔尖挥洒想要走出纸的天涯。我们都以为,时间很慢,也都以为,一中与我们同在。

可是,一中没有走,是我们在地平线上的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我们曾无数次引用过汪国真的那句话: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选择了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但我们带着世界那么大的梦想一路奋战,越来越强大,不再需要被庇护在北中这样的象牙塔,不再需要一中为我们所作的一切,于是,记忆模糊,印记变淡,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若即若离的薄雾,不曾忘,也不再伸手可触。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中不会老,岁月抚过,飒爽英姿,不减当年。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在一中,我们从懵懂到成长,每年我们都会看到新一批的稚嫩面庞,带着向往。每个人都说不想长大,不想情绪太复杂,归根结底,就是舍不下足下的土地,舍不下这个让我们温暖坚强的名字。

但一中,你是风儿,可我不是沙。我们走了,该走了,不得不走了。总有回家的人,总有离岸的船。还记得校长还有其他校领导在升旗台上的群情激昂:今天你以一中为荣,明天一中以你为荣。的确,博士长廊的荣光,以及我们摘星星的梦想,当然一中教会我们的不止这些,我想,没有人会忘掉的。

你留在我身上的,如同河川留给大地的,你对我的改变。

海上钢琴师里有一句话:繁华的城市里应有尽有,却唯独没有尽头。

一中,是你的名字让我的脚步更加坚强。孤单寂寞时,总会想给好友打电话,去诉说,去寻觅,在记忆里,一中和故乡是等同的。虽然大家都很忙,但大多数人都会毫不犹豫地接通电话,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以前顶多打两分钟而现在都是以小时为单位,也意识到,有些东西,是不想忘掉的。

天堂只在那些已然逝去的日子里,远处的天空,象牙塔在云间露出最美的微笑。遥想当年怎样怎样,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长大,也有了所谓的曾经,也有了故事可讲。清风朗月,辄思玄度,身处远方的我只能通过照片重拾回忆,我想,一中的天空是否依旧湛蓝,操场旁边的梧桐落叶是否洒满小路,假山瀑布下的鱼儿是否依旧活泼但怕人,图书楼的屏幕上现在是否还回荡着“祝福一中,加油高三”那来自全国各地的声音...我们跨越了那么远的时空,是否还能回到那些我们曾哭过,笑过的青春。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万言尚未够,一字终觉偷。我一直以为,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你是我的故事,却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故事。熊培云说过:吾将归来,万马千军。七年之后再回首,一中,愿你,不会成为我们心中岁月的沉默。(文/陈一鸣)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