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家书

编辑:孙嘉洁      发布时间:17-5-27 9:20:48.000

【青春随感】家书

一盏年代久远的青灯,没有化作一抔泥土,没有进国家历史博物馆,而是千百年来嗤嗤地燃烧着,被抚琴的手、锄地的手、摇橹的手传递着,这样的事你相信吗?

一只数不清岁数的大雁,没有成为丹青里的趣景,没有成为猎人的晚餐,,而是直到今天还展翅在碧空上,传递着人间的辛苦和甜蜜,牵挂着远方的每一个日出与日落,这样的事你相信吗?

如果说一张千年前的的薄纸,没有腐烂或风干,而是永远墨香弥漫,滋养着、教导着世世代代的子孙,这样的事你相信吗?

没错,这盏青灯,这只大雁,这张薄纸,就是家书。

世人都夸唐诗宋词,说它们或恣意洒脱或低沉婉转,世人都夸水墨工笔,说它们或悠远旷达或细腻丰腴,但我认为,把家书放在这些艺术作品前毫不逊色。

唐诗宋词和水墨工笔固然精妙,它们衣着鲜艳,供人观赏赞叹,却不是每个百姓都伸手可及,家书则不同,不管社会地位如何,文化水品如何,哪怕目不识丁,也可以求人代写代念,都可以将这份情据为己有,于夜深人静时细细品味。家书不去堆砌华丽的辞藻,不去歌功颂德,而是将浓浓爱意化入琐碎的生活,这份纯净给人的震撼不亚于诗歌绘画。或者说,它已经是另一种诗歌,另一派山河。

我们这一代人都习惯用手机,跟家里汇报汇报情况,听听父母的唠叨,现在还能拿起笔墨,端端正正写一封家书的人怕是不多见了。在信息闭塞的年代,车马很慢,书信要邮好久,还有损坏丢失的风险,但是什么也切不断情亲的纽带。《夜航船》中记载:王筠久住沙洋。一日,得家书,曰;“抵得万金也。”

家书究竟有什么魅力呢?

“亲爱的孩子:你走后第二天,就像写信,怕你嫌烦,也就罢了。可是没有一天不想着你,每天清早六七点就醒,翻来覆去睡不着,也说不出为什么。好像克利斯朵夫的母亲独自守在家里,想起孩子童年一幕幕的形象一样;我和你妈妈老想着你二三岁到六七岁间的小故事,这一类的话我们不知有多少可以和你说,可是不敢说,你这个年纪是一切向前的,不愿回顾的;我们噜哩噜嗦的抖出你尿布时代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时代的往事,会引起你的烦恼。孩子,这些我都懂得,妈妈也懂得。只是你的一切终身会印在我们脑海中,随时随地会浮起来,像一幅幅的小品图画,使我们又快乐又惆怅。”

这一段选自《傅雷家书》,是傅雷先生写给刚刚赴京参加学习,准备赴波兰留学的儿子的。信中语言温和朴实,不过是“我想你了”,但是又怕这种思念儿子嫌烦,就只好压制,但是儿子的小故事经常在脑中盘旋,看见儿子的成长与似锦前途,想到自己以血泪灌溉出来的花果迟早要送到人间去让别人享受,心中难免又快乐又惆怅。

这样的信,读起来能不动容吗?

读家书,不仅能尝到甜蜜的亲情,更能汲取长辈的智慧。

一位老人,铺开了柔软的宣纸,饱蘸刚毅和明智的墨汁,将一生的沉浮与感悟融入其中,“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两根穷骨头”,他将为人处事之道、修身养性之方直接地教导、告诫子孙。那时的中国正处在风雨飘摇中,可谓“礼崩乐坏”可他硬是以儒家思想为根基靠着自己的坚韧培养出了新一代的外交官曾纪泽,著名数学家曾纪鸿,我国新型化学奠基人曾广植。这位老人,就是曾国藩。我们眼看着这些书信化作春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几百年。雨到之处,生命萌发,旱田复苏。

 家书是人心灵的寄托,苏东坡被贬黄州时,他给李端叔写了一封信,信中说:

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樵渔杂处,往往为罪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自幸庶几免矣。

遭受小人陷害而身处泥藻,苏东坡尚且可以写出“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样旷达的诗句,但是对于“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他其实是感到凄凉的。无论是多么伟大的文豪,最终还是渴望家的怀抱。

这样的渴望在俄罗斯诗人西蒙诺夫的《等着我吧》中也有动人的体现:

只是要你苦苦地等待,

等到那愁煞人的阴雨

勾起你的忧伤满怀,

等到那大雪纷飞,

等到那酷暑难捱,

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

往昔的一切,一古脑儿抛开。

等到那遥远的他乡

不再有家书传来,

等到那一起等待的人

心灰意懒——都已倦怠。

等着我吧——我会回来的。

即便愁风骤雨,即便酷暑难捱,我也希望能有人在远方等待。等山花开遍山崖,等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等心上人采一束百合,等迟到的书信抵达。

家书承载的是智慧,是亲情,更是文化。我们尊崇家书,不是逼着大家放下手机,关上微信,硬去找纸写信,而是去和长辈交流,去倾听,去感受,如果说家是最后的港湾,那么你的温存话儿便是那只小船,载着疲惫的心,悠悠荡荡的靠岸。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