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梦庄生

--掘峰为冠,剪水为衣,君非红尘客也

编辑:宋兆牛      发布时间:17-7-22 19:25:09.000

那一只传奇的龟也许至今还在

濮水的泥中曳尾,

可楚大夫早已走远。

把林外的狼烟锋镝和士子日夜不休的争鸣

都扔予丝竹的靡音去安抚罢。

自从那年你大梦一场,

蝴蝶邪?周邪?便愈发逍遥。

一纸虚妄又不识风月,

连惠施都要看不透你。

路过田垄,

你发现耕种者寥寥无几,仲春时节。

恍然看见了殿上醽醁,

恍然听见了沙场羌笛。

妻死时你尚鼓盆而歌,

可此处无一青冢。

怎连荒草也都在呜咽?

你知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弟子留不住你,

荣华留不住你,

史笺上也不过鸿爪雪泥。

“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

而游乎四海之外”的神人,

不就是你?

转眼青丝成雪,已逾十丈白。

一丈白因你眼极冷,

二丈白因你心太热,

剩下的七丈,都化作鹏的羽翼,

汪洋捭阖,天外纵横。

从箭至梭,时光最不可捉摸却

不及你一句:“白驹过隙”

惊雷般砸响在我梦中仓皇醒时的余音。

非鱼已是绝唱,

怎奈游世一出,

连后人都不忍责你消极,

只沉醉在精神自由的梦里。

凡你所思,莫逆于心。

是我痴痴地遥想,千年前

那以天地为棺椁,以时间为连璧,星辰为珍珠的哲人

偶尔一个荒唐之梦,

簪进了岁月肌。

(文/徐雪)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