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飘然一往何所得

编辑:胡思明      发布时间:17-7-26 9:16:03.000

“曾经的庄子从这里走过,为了摆脱一个屈从权势的社会,他推开了这扇门,然后决然地跨了过去,做了一颗在夜里独自守望月亮的树。”是否也会偶尔记起那个视楚国相位于不顾,“吾将曳尾于污泥之中”的庄子,这个拥有举世才华却心如澄澈秋水,身如不系之舟的清高居士,这个一心只想守望月亮的隐士?

曾经我以为庄子厌倦权势,一心想做自由之人,心中无所牵挂,直到读过庄子才发现他的心里始终牢挂着千万苍生,所以才会选择用看似荒诞的笔调对抗黑暗,体恤众生。你看破了权势者所玩弄的战争游戏,激烈反对君主的攻城略地,涂炭生灵,你怀着极大的悲悯关注饱受战争蹂躏的人生,在战火中呻吟,挣扎着为芸芸众生指出一条求生之路。在这样一个汲汲于功利的时代,庄子摒弃一切浮华,洞察一切世事。当看到“水击三千里”的鲲鹏扶摇直上,你的内心毫无波澜,世人只知鲲鹏的伟岸,却不知若没有风,怎会翱翔天际,鲲鹏如此,人亦如此。就连淡泊名利的宋荣子,御风而行的列子这些超过众人的人都要有所凭惜,芸芸众生又怎会真的自由,于是发出了“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千古绝唱,无己、无功、无名这是何等的澄澈,何等的超凡脱俗。

有人说庄子的眼极冷,心肠极热,看不惯官场的黑暗,便垂钓于濮水之上,徜徉于天地之间,远离喧嚣的世界。古往今来,有无数仁人志士为了避免饥寒入仕为官,一步步走向那个充满名利的地方,又有几人能像庄子一般,面容枯槁,陋室残破,却可以做着化蝶的梦,相忘于江湖。

那濮水垂钓的庄周,在夕阳下慢慢退去了它的身影,我看见了他历经风尘的徜徉,他的心犹如湖水一般的清澈,“不务生之所为,不务命之所奈何”,在悠悠的岁月深处,远方的庄子飘然所往,用一生换得山林川泽中灵性的解脱。(文/于芙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