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中年空巢实践有感

编辑:孙文菊      发布时间:17-8-12 9:45:38.000

昨天是截稿的日子,其实之前陆陆续续稿件几乎就已经结了。在访谈和策划案之前,我们总是会有各种假设,我们在自己的思维模型和价值观体系中定义了别人的反应和行为。这是揣测问题的必要途径,同时,也是强加于人的偏执认知。如果你不能在最后甚至在访谈时就抛开它的话,只是以一种极具引导性的话语将他人置于你为其编织的逻辑之中,这样的访谈我并不认为应该给予肯定。要在一次二十分钟左右的谈话中得到想要的信息也许是一次访谈的任务,这里想要的信息指的是问题而非答案,当数次访谈告诉你真相和你的假设并不符合时,失望是一种大可不必的情绪,因为最后的立足点应当是真实而非是一种想象,即使这种想象看上去较之真实更有力度而更加丰盈。当定好访谈稿之后,当访谈开始之后,就是一个互换主动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调查者除了提问上适当的引领性之外,只是一个信息的接收者。

访谈中有一个实在有趣的现象,在现有的访谈稿中,几乎所有的被访谈对象都会说道,有些母亲在孩子离家之后是如此的诚惶诚恐,是如此的食不下咽,似乎大家都十分明确有这样一种人。但是我们所有的访谈对象也许不适的程度会有所不同,可绝非那种人。似乎他们真的存在而我们却总是无法触碰到这群人。所以按原来的假设,我找了一个丈夫不在身边,没有工作,儿子常年离家,自身教育程度不高的母亲作为访谈对象。最后我只能说,拿一个想象中的群体去代替一个真实的个人是一件极其不明智的事情。这些母亲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坚韧和温柔,比你想象的乐观,也比你想象的更加自由。

即使人群是攀附纠缠的藤蔓,她们也表现除了足够的独立生长的能力。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你可以说她们过得不够好,但却并没有什么立场说她们过得不好。我并不否认也许有所顾忌以至于真实并不完全,也不否认时间冲淡了刚开始的不适以至于展现给我们的失落并不浓烈。但不为调查,不为报告,只本于作为一个人的爱与关怀,这样的结果真的是恰到好处,甘之如饴。(文/朱晨  图/程金燕)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