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万家风雨万家晴

编辑:单嘉伟      发布时间:17-8-22 9:57:25.000

朗普罗说,你的生命一如他人,每个人的生命都会下雨的。

当我们遇上这场雨,遭遇了人生的困顿,或者是几近绝望的无边的沙漠,我们怎么办?是沙漠中的仙人掌还是大黄?是雨中的含羞草还是梧桐?

思绪荡开,生而为人,注定要翻过岁月的崖趟过苦难的海。雨下在了江南的三月,打湿了柳永的泪眼,年少得意的士子要“奉旨填词”去了,这雨是不会停了。困顿吗?失望吗?柳永浅笑,上二十四桥看红药,秦淮河畔教吹箫,不也很从容吗?

雨渐渐大了,打得陆游梦中的铁马冰河铿锵作响,十年抑或二十年了,天子置之不用。但他,何方可化身千亿,“一队精兵一放翁”吧。困境?诚然。抗金的热情不灭,生命的牙关不松,在困境中也要奔走。张扬?或许,但生命不张扬何以延续?

那场十年的小雨下得人心惶惶,季羡林去看大门了,陈景润去扫大街了,对于一个学者,还有更严峻的困境吗?季羡林蜷缩在传达室里,译注了几十万字的《摩罗衍那》,陈景润偷偷写下几麻袋的演算稿。在困境中,大学者有大风范,内敛却有大从容。

我看到钢琴在键盘上跳跃,是贝多芬耳聋后也坚持完成的《暴风雨》;我听见《牛虻》的呼唤,再多的困境,“也要做一只快乐的牛虻”;我聆听《论语》中的中庸之道,“君子固穷”,面对困厄要坚守要内敛要从容;我思考《菜根谭》的人生哲学,“任天上云卷云舒”,波澜不惊地去笑看生命的沙漠。

每个人的生命都会下雨,每个人的旅途都有沙漠谷底,我们都有自己的生命智慧。我希望有季老的内敛,无论如何都从容,我也希望有曼德拉的激情,即使被关进监狱也传道救国。一个从容一个灿烂,但只要有正确的心态,对困境作出的反应只是一种表现形式,不妨碍大师的耀眼和伟人的气度。

找到适合自己的,灿烂从容,张扬内敛,都好。(文/于芙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