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八月下

编辑:刘显楷      发布时间:17-8-22 10:36:54.000

又到了八月下。从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七年,已经十年了。

站在这个不知名的小海滩上,浪花一阵阵拍打着我的脚背、膝盖,脚下细软的沙粒被一遍遍润湿。微风夹杂着这个海滨城市独有的海腥味儿,在我的眼睫、鼻尖、耳边盘旋,声音像极了那个棕色花纹的海螺放在耳边时发出的细微声响,恍若一个人思念另一个人时细细的私语一般。

虽是夏季,天空却没有那么晴朗澄澈,没有透亮的蔚蓝色,只有令人压抑的灰蓝,和几朵闲散无形的云。还记得小时候的天空吗?每天放学后,我们手拉手背着书包飞奔到校园的葡萄架下,以飞快的速度写完作业,然后并排坐在石凳上,听你绘声绘色地讲鬼故事。

你的口才好极了。明明是那样恐怖的故事,却被你讲得那么好笑,还时常顺手揪过班里路过的某个男生陪你表演。我笑得肚子痛,你讲的就越发起劲。那时候的我,喜欢背靠着石柱,眯起眼睛,抬起头看那葡萄藤里闪现出的细碎的晴空。好美,像梦境一样。那时候的天,还是明朗的蔚蓝色,蓝得没有一丝杂质,蓝得那么纯粹。那时候的我们,每天都过得那么简单、天真,单纯得令人羡慕。

可那时有谁知道,成长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减法,每见一面就少一面?又有谁知道,每天看上去笑得没心没肺的我们,在转身分别时,都在为不久以后的离别而暗自伤心落泪?

没错,那一年,二〇〇七年八月下,你就要离开我,离开这座小城,全家搬往那个千里之外的海滨城市去。

离别前,你将一只棕色花纹的海螺放在我的掌心,傻笑着说:“哎,想我了就把它放在耳边,会听到大海的声音哦!”我笑笑:“想你干嘛啊,跟你吵架?”“嗬,这么坏,人还没走呢你茶就凉了……”戏谑的语气,却不知为什么使声音变得颤抖起来,眼睛也被雾气蒙住,眼前的你变得那么模糊。“要回来看我啊。”“嗯,一定!”然后拥抱,转身,你在我的视线里缩小成了一个黑色的点,终于看不见了。

十年后的八月下,终于站在你的城市。呼吸着你呼吸过的空气,站在你曾站过的沙滩上,看着你每天都要仰望的蓝天。

那天,QQ里的“only”分组闪动,我们啊,聊了一整晚彼此错过的生活。

你说:所谓成长,就是一场祭奠。祭奠曾经的你我,祭奠逝去的时光。幸好还有回忆。

我说:所谓成长,就是一场送别,送别曾经喜爱的玩具和衣服,送别那些在生命里浮现过的人和情感。幸好还有你在。(文/邱书琳)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