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章太炎眼中的中西教育

--——结合《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与《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想到的

编辑:单嘉伟      发布时间:17-8-25 18:01:38.000

章太炎作为民国元勋,却极力反对新式教育,这与他喜欢把话说尽说绝的治学风格关系密切。他的治学思路值得深入思考:着眼点是学术发展,并非启蒙教育;强调学制与学术思想间的联系;思考的中心和意义在于学术史和思想史上。这些思路使章太炎认定废科举兴学校不但不能使学术日进,反而必定使学术日衰。而我们从中可以受到启发:中国学术传统如何面对现代社会以西学为背景的西方教育制度。虽无满意答案,但这若干问题的提出却极有价值。

晚清以后,内外交困,各界人士都希冀救亡图存,认识到强中国在于养人才,不管是科技方面还是人文方面。但清政府仍沿袭了科举制中老一套的劝学办法:即由朝廷出面赐予利禄,以奖励出身的办法来提倡译书和游学等。前人谓科举取士是“以利禄劝儒学,实则以儒学殉利禄”,章氏认为,而今虽废科举,兴办新式学校,但劝学方式仍是“以新学殉利禄”而已。章氏将专心学术而无心仕进的朴学家称为“学隐”,并给予很高的评价。学隐之所以值得尊敬,并非因其政治倾向,而是因为不以“荣华”“酒肉”为意,政治上的节守与学术上的节守是相通的。章太炎评人论世,本就喜欢从道德操守落笔,实不能容忍此种明目张胆的“为利禄而学术”。

章太炎主张学在民间。晚清时,康梁二人的教育主张是将教育改革的希望押在皇帝的诏令上,只将民间私学作为被动改造的对象,章氏对此强烈反对。认为争论的焦点在于支撑教育发展的到底是朝廷官府还是民间社会。戊戌变法废科举兴学校,口头禅是“远法三代,近取泰西”。所谓“远法三代”即康氏再三强调的学校设立先王之法,坐实殷周时期学制之完美,春秋战国之际学术如何之堕落。这便引发对稽古之学有浓厚兴趣的章太炎的激烈反驳。章氏认为,春秋时,官学日渐没落,形成“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的局面,促进了学术的发展繁荣,而产生了百家争鸣的局面,可见私学是极有价值和成效的。实际上,康有为是托古改制而神化三代之学,是借推崇三代之学来贬抑秦汉以下的教育和学术,达到改革学制的政治目的。若非为政治目的,康有为未必不能承认私学的价值。

书院讲学的魅力。书院有官立私立之分,但基本精神还是来自私人讲学的传统。学校多近于科举,在学校不能自由讲学,在书院讲学者淡泊荣利所以志趣真正在于学问的人多喜欢书院;在教育方式上,学校以耳学为主即老师讲授,而书院以眼学为主即老师引导学生自主探究,前者但凭听闻不加钻研乃至道听途说欺世盗名,后者才能体会真正微妙之处,老师只在关键处加以引导。这即使书院讲学的魅力之所在。救学弊扶危业。在当时国家危亡之际,教育在于救亡图存,讲求短期效用而反对“无用之学”,虽有利于分途培养各科专门人才,却也对整个民族文化素质下降负有责任。

章太炎是学术理智的,不考虑整个国家教育的战略决策,而是考虑在思想学术史背景下,如何借保存国学来保存国性,抵御日渐汹涌的西化狂潮。(文/闫泽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