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心归何处——《海上钢琴师》观后感

编辑:刘显楷      发布时间:17-8-26 16:23:10.000

当一个人在某一个时刻抬起头的时候,就会······就会望见她。无数人坐着船,颠簸于海上,从世界的其他角落来到美洲,来到这片土地追寻他们的梦想,这是他们生命的一个起点。

而有一个人从未下过船,从未踏上这片土地,他就是丹尼·布德曼·T.D.柠檬·一九零零,他有个有趣的名字,他是海上的钢琴师。一开始船靠岸时,他不敢上岸,他是一个弃婴,他怕移民局的人将他带走,所以他就留在了海上,看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人拿着他的行李箱,走下舷梯,走过踏板,走上美洲这片可以找到金子的土地。他在船上是自由的,他可以去三等舱给穷人演奏,可以走来走去,可以用他的音乐天赋去给孤独的人们疗伤,他可以想所有人一样生活,但他从未正式出生过,他是孤独的,没有人可以理解他,包括他一生的挚友。幸运的是他的朋友——小号手或许不能理解他的全部,但可以尊重1900的选择。           

1900的演奏并不是演奏,而是在灵活手指下飞跃的思想,他对荣誉也好,对金钱也好,都有一种随风一笑的淡然。他可以在漂浮的海浪上与钢琴共舞,可以不管船长的愤怒指责在暴风雨夜尽情演奏,可以与老友在机械室笑谈该赔偿多少钱。很多人说他是疯子,但是却不得不为他的音乐所折服。

他在海上漂流了30多年,用眼睛去看世界,从别人的口中去想象陆地上的生活。他可以清楚地描绘出伯明翰夏雨初停后的气息,他喜欢在纳福桥上等待落日的沉浮,他去过却又未去过巴黎。他未曾看过陆地上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却在这船上陪伴了他30几年,心中的世界、海的那一端,哪个才是真实的呢?1900曾这样说:“今天,我去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国度,女人们秀发芬芳,四处阳光洋溢,但却猛虎满地”,对于1900来说,他可以驾驭的是八十八键的钢琴,但他无法直面海那边的未知的茫茫大地。大地是一艘太大的船,是一段太漫长的路,是一个太漂亮的女人,是一种太强烈的香水味。大地对于他的感觉就像是从熟悉的明亮的阁楼小屋一下子进入到陌生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城堡,他那近乎偏执的感觉是他愿意继续飘摇在海上,在战争中与船相伴。

有人说1900的态度很消极很悲观,但这反映了二十世纪初人们对新生活的追求下真实的心灵状况。美国是当时很多人的向往之地,淘金热吸引了很多人跨越茫茫海洋来到大洋彼岸扎根。华尔街使人一夜暴富,繁华市场背后人们的精神状态陷入了迷茫状态。现在很多人不也如此吗?每天忙忙碌碌,追求财富、追求权力,实现一个又一个的人生目标,而当想得到的都得到是,我们的人生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了吗?很多人逃避城市去西藏、去古镇、去安静的地方。而真正需要追求的是自己的心,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1900一直在寻找适合心灵扎根的地方,否则他会一直流浪在海上。(文/刘梦雨)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