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试论“谦与敬”

编辑:王璐瑶      发布时间:17-8-27 9:25:41.000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比如受了委屈还要反而安慰自己是自己的错,对于施压的一方还要为其辩护,争取在这两头之间找一个平衡点。这样一来,助长的是某些人的无知与其带来的狂妄。

我向来是不主张受了气令自己心中不悦反而还要碍于一些不明的所谓的强权而忍气吞声的,这是一种悲哀,是软弱的懦弱和无治的向恶势力低头的不争气。倘若是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们应当而且必须拔刀相向,不输一点气势地给予最严厉的反击。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有着睚眦必报的小肚鸡肠,反而这正是我们骨子里的傲气,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言: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如此雄壮的话放诸今日也是最为令人动容的,况且还是我们以着谦逊十分的态度,却遭到最为无情的冷漠,实在是不可饶恕也!

说话到真人厌恶真是一种“艺术”。且不论彼方有什么错误或者说是失误,都应当是对事不对人罢,这应当是一个人走向一个高度的重要品质或者必修——倘若是你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情商,倒是可多读圣贤书还是可以弥补的——这便所谓的必修。

我真是纳了闷了,就一个词语的用法,本是无可厚非的一件小事,硬是不依不饶的掰扯其不沾边的无用论,而对于事情的本身倒是不置可否。谦辞和敬辞确乎是有那么些区别的,不过在我看来也并没有那么的眼中值得端上桌来成为某人卖弄的资本罢。最后我想,那人的能耐也就值这么些点评了罢,只是为了不在大方之家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短处,亦或是显摆一下自己在所从事行业之外的碰巧会的一点点“文字校勘学”?我不清楚,我亦是不想清楚的!

且看一事,荀子《劝学》里面的一个小记载:若如同蟹一样,张扬着看似坚硬的二螯,挥动着并不协调的 “六跪”,在人前故作无敌状,看上去自己天下无敌一般,实则“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更甚而者,被更为强大的人,抓到锅里,用开水一煮。立马成为盘中餐,试问那时候还有什么能耐可用?无非是只能在别人的盘子里面被一点一点吃掉,剩下最为可怜的躯壳,且毫无令人怜惜的资本,这时候,谁还在意当时的风光,谁还会记得你当初是如何自以为得意的表情?

“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营营地叫,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死了,不再来挥去它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这是民国的一位先生写下的一短话,苍蝇的“成就”和战士得到“失败”到底是谁更光荣,自有定论——姑且就用这句话来结尾罢!(文/魏可禹)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