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读《中国社会学史》

编辑:辛梦雪      发布时间:17-8-28 8:40:22.000

社会学这门学科从创建伊始到现在也不到两百年。“社会学”这一概念的命名者是法国哲学家孔德,他突破了形而上学的迷茫,用实证主义的方法,将社会看作某种“超有机体”,以之作为此学科的研究对象,有别于人文学科。而这一新兴学科,碰上那个社会动荡,急需解决各种矛盾的中国,其发展注定不平,其责任注定艰巨。

社会学第一次引入中国是严复翻译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的《群学肄言》,之所以为“群学”的名称冠之,是因为他赞同孔德以及斯宾塞的观点:“群学”是各学科之后的“最高学问”,而中国正是因为不明“群理”而使“民智以下,民德已衰,民力已困”。但“社会学”这一名词却是从日本引进的,其实包括体制在内,中国都是以日本为样板建立近代的高等学校,但社会学这一学科在这些国立的高等学校里却开设的甚迟。

在中国,最早推行社会学教育研究的是一些西方教会学校。其原因不难想到,社会学初期的发展与基督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社会学在中国的发展与基督教有更加紧密的联系。基督教的教义中便有一条就是关于救赎,传教士再办教会的同时,进行了广泛的慈善活动,接触了底层人民,而社会学中最重要的就是社会调查,从而分析社会解决社会问题,这两方面碰撞在一起,不谋而合。如最早的在沪江大学系统地开设中国第一个社会学课葛学溥,本身兼传教士,在上海建立“沪东公社”,从事社会调查,开展传教,也同时帮助当地的人民发展;还有在北京的步济时,同样带着传播基督教的目的,最后已然也促进了中国社会学的发展,在他的带领下,学生开展了近代第一个社会调查——北京人力车夫调查。

不可否认,教会学校对中国社会学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这让中国传统读书人渐渐抛弃了高高在上,只读圣贤书的架子,与下层人为伍。这也造就了日后一批为改造旧社会,推动中国的现代化而奋斗的社会活动家。回到最初的“群学”理论,“群学”之核心在于“群”,中国的富强根本也在于此,所以所谓的“超人”理论无法去救中国,这也就奠定了“社会学是以社会调查为基础的学科”这一理论。尽管中国的社会学在最初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但这种解救下层社会,实现社会改造这种信念始终没变。

随着中国国门的打开,一大批年轻才俊留洋海外,在社会学领域也涌现了不少中国学者,其中著名的有陶孟和,孙本文,李景汉等。中国社会学在此时迎来它的蓬勃发展,但其道路确实也异常艰难。就比如在学科建设方面,在那贫困又逢战乱的年代经历了诸多的波折和阻碍,但也许是一种“社会信仰”的支撑,社会学的发展不断深入:教材编纂,院系建设,研究机构的成立,社会学社的成立等等。

社会学发展道路的艰难很重要的一点是社会调查存在诸多困难。从“价值中立”这一原则出发,研究者本身不应掺杂任何感情和主观意见,而实际中这种纯粹客观,公正理性地探索社会事实实在太过理想化,研究者以及研究对象的立场不可避免的影响最终结果,但并不是说社会发展无迹可寻,探索改造社会依然是社会学者们的工作。中国社会学的曲折发展正是证明其两面性。(文/闫泽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