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石榴红了

编辑:王璐瑶      发布时间:17-8-28 9:04:13.000

 一晃,9月份就要来了,快开学了。依旧清晰的记得,上小学的这个时候学校里正在开运动会,每次班里都要求写广播稿,来激励场上的小运动员们。那时候,我的稿子必然会以"金秋九月,花果飘香"开头。新疆“瓜果之乡”的美誉可不是浪得虚名,每到九月份的时候,很多新鲜甜蜜的瓜果就下来了。

新疆有一个很有名的“红色产业”,以枸杞,番茄和石榴为主要代表。不像内地的番茄,看似一样红通通的,但是食之寡淡,没有滋味儿,新疆的番茄吃起来酸甜可口,汁水充足,并且是沙瓤的,就像新疆的西瓜,沙沙的。还记得,小时候,总会有城郊的农家人开着拖拉车到居民小巷子里叫卖自家种的西红柿,五块钱一大筐,妈妈就带着我和弟弟搬两筐回来。每天我都能吃好几个,以至于拉出来的便便也都是红通通的。妈妈还会带着我们一起把没吃完的西红柿做成西红柿酱,留着冬天西红柿很贵的时候吃。

我也喜欢石榴,但是我不太爱吃也嫌麻烦,只觉得它漂亮,一粒粒的像红色的宝石。新疆的石榴,也不像这边儿的长的这样小气,圆鼓鼓的很是结实,常常饱满地咧开了口,露出齐整整的晶莹剔透的石榴籽儿。卖石榴的通常是维吾尔族的大叔,他们喜欢把石榴也摆的齐整整的,摞起五六层来,甚是壮观。通常,他们也会卖鲜榨的石榴汁,但是我从没有喝过。

说起新疆的葡萄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吧。前不久,我从乌鲁木齐市的地窝堡机场候机去上海的时候,看到几乎每个乘客手里都提着两三箱的哈密瓜和葡萄。乌鲁木齐的安检很严格,安检的时候甚至需要你脱掉鞋子,所以安检过程会慢一些。安检的时候,我前面有个阿姨,把一粒粒的小葡萄装进了矿泉水瓶子里,安检有规定,不能带瓶子上去。安检的人很多,她也不着急,更舍不得把葡萄扔掉,就让安检的小哥帮忙把葡萄倒出来。有的葡萄粒大,卡在了瓶口处,没办法倒出来小哥还专门找了一个剪刀把瓶口剪开,在把葡萄倒到一个小袋子里给这位阿姨。倒的时候安检的小哥还说,阿姨啊,您这葡萄都快成葡萄酒啦。可想而知,新疆的葡萄是多好吃了。

从家里出来三年多了,我觉得身边有不少人对新疆、对乌鲁木齐了解不多,甚至是误解,但是一说到哈密瓜,大家表现出了一致的“心向往之”。我还和同学开玩笑说过,我在家都不吃哈密瓜的,太甜了,腻嗓子眼儿,招来了大家的“羡慕嫉妒恨”。记得大一的那次来中心校区军训汇演排练,我到二楼吃饭看到有卖切好的哈密瓜,刚出家门私家心切,就买了跟尝尝,这简直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萝卜。后面打电话给我妈还说了这件事,我妈把我骂了一通,说你到那儿吃啥哈密瓜。

有时候和家人打电话,都会给妈妈撒娇说,想吃妈妈做的饭啦,想吃家里的葡萄和哈密瓜了。不论将来走到多远,对家乡的情感总能在这简单的一瓜一果中找到。(文/王柯)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