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读《费正清中国回忆录》

编辑:王璐瑶      发布时间:17-8-28 10:40:09.000

近几年民国史大热,尤其是林徽因,成为了大众眼中的焦点。了解林徽因的手段除了阅读早已滥觞矫情的传记,还可以查阅一些即时文字资料,这其中总是有两个绕不过去的名字——费正清、费慰梅夫妻。只是1972年5月,他们重返北京见到了许多故友,唯独梁思成和林徽因早已不在人世。这次“聚会”可以勾勒出费正清的交际圈,除了留在大陆上的朋友,还有迁台的胡适、蒋廷黻等人。

从上世纪50年代返美以来,费正清成为了各方都不待见的“靶子”。在美国,麦卡锡主义者认为他和司徒雷登是美国在华政策失败的“罪人”;在台湾,蒋介石认为他是“共产党的同路人”;大陆抨击他是美国的特务、间谍。然而费正清从来不以为---这反而能体现他作为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历史学家的价值所在。这体现了费正清毕生坚持的事情便是抛弃过去的西方中心论,以全新的看待中国的方式

这本书的大部分笔墨集中在抗战时期中国之间的事情,剩余的部分讲述了他在美国经历的与中国相关的事情,比如麦卡锡主义的泛滥,越南战争的发动。

费正清在抗战时期两次前往中国,第一次他还是英国牛津的学生,来中国是为了自己的博士课题的写作;第二次他已经在哈佛执教,这次的身份是政府雇员。第二次的身份使他能近距离的观察中国高层的动向。最终他得出了结论:中国很可能走向共产主义。这当时在美国是骇人听闻的。事实验证了费正清的预言,但他也因此受到了麦卡锡主义的压迫。冷战后期,中美关系进入破冰期,作为中国通的费正清曾和基辛格谈论关于如何恢复中美邦交正常化的问题。之后美国对华政策出现了很大的转机。

从《马可·波罗游记》开始,西方对中国的看法始终建立在中西文化冲突之上,费正清不偏不倚的治史手段完全抛弃了西方中心论的观点。”正如青年费正清对中国的心声:“不是中国在呼唤我,而是我在呼唤中国。”我们不再对立,我们彼此相溶。(文/闫泽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