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社会学的落脚点

--——读《中国社会学史》

编辑:王璐瑶      发布时间:17-8-28 16:20:40.000

总结民国时代的中国社会学,它常常因内忧外患而划上一个又一个休止符,但总体上还有一定的发展和研究成果,它兼容了中西方文化,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以自身的实践去缓和改良社会。然而当树立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核心和正统的共产党当政以后,正如书中所言的那样,在经历了学术改造的洗礼和大鸣大放的虚假繁荣后,社会学蒙受了“一场社会学的总清算,从理论到应用,从历史到现状......从此,社会学在中国,成了无人敢问津的领域”。

当我在试图归纳这段中国社会学界的黑暗历史时,我无法将自己的观点割舍开。当我在书中看到我们领域的指路人,一位位泰斗级的人物遭受种种磨难的时候,我只希望我们国家不要再出现这种践踏学术的时期。

纵观本书的最后几章,有几个问题是值得深思的:社会学作为一门研究社会生态的科学,是否应当如Weber所言的那样,价值无涉地做研究?而作为一名社会学者,是否又真正能够做到价值无涉呢?这几个问题,我曾经想向老师请教过,无奈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事。

当中华民国溃败的时候,有的学者为了保存研究成果去了台湾或旅居国外,有的留在了故土,有的诸如吴文藻,停留在国外数年后毅然选择回归大陆。而新中国至文革结束,我国的社会学者们用自身的数十年大好年华,甚至用自己的生命,给我们诠释了不同人面对这些基本问题的选择及结果。吴景超是积极参与政治评论的学者的代表,而他在文革期间几乎被迫害致死;而孙本文等则选择了改变自己的立场以迎合主流的价值取向,却因此得以保全自己的研究成果。这两种极端,在同样极端的历史时期里审视,都是无可厚非的,他们都有选择的理由。但是毕竟有的改变了自己研究学术的初心,毕竟有的因为坚持着自己的原则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以此看来,高下立见。

在我看来,社会学从调查到归结,最终的落脚点都是社会,社会学发展的这近两百年,每一个研究的话题无不是关乎真实社会的现状,社会学本身就被赋予了社会责任在其中。

而对对社会本身,必然会造就一定程度的影响,而正因为如此,不同政治势力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择不同的社会学的结论,并排斥对自己不利的结论,以达到控制的目的。这便在根本上决定,无论是在哪个时代,无论是在何等开明的社会环境下,都总有一部分社会学者会因为自己的研究而受到压制,自然而然地,也会有一部分学者要面临原则和保全的抉择。

或许今人认为,如今海内歌舞升平,正是调养生息的大好时机,对于社会学这在中国涅磐重生的新学科来说,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然而,必须要看到的是,在当今的中国,让社会学者真正脱离形势与压力潜心去做研究,也是不现实的。如何在理想化的“价值无涉”和现实化的完成研究的夹缝中前行,如何在社会对这门学科的企盼和主流价值观对其的施压中进步,也许这其中权衡将是未来中国社会学发展的的一关键因素。(文/闫泽泉)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