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随感】甜、集、外婆

编辑:单嘉伟      发布时间:17-8-29 9:53:25.000

在杨木这里啊,“逢五逢十,赶集之时”,所以我们一行人特意早起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集。  

还没到集市,就看到好多拖拉机载着主人突突突地向前方开去。随着人渐渐多起来,我们也到达了集市的中心。卖衣服的,卖水果的,卖饼的,商贩们用着扩音器,甚至还有麦克风卖力地吆喝着。“新出园的李子,嘎嘎甜的咧啊!走一走看一看啦啊!”“衣服裤子,品牌原厂。全部大减价啦!”

走到跟前,商贩们无一例外地热情地招呼我吃一个尝尝,我便拿起一个李子擦了擦。阳光下,紫红紫红的李子去掉霜以后格外诱人。光线透过薄薄的果皮直射入果肉里,剩下的几束在李子表面反射开来,恍惚间竟有着红宝石般的亮丽。轻轻咬上一口,果汁从果皮处迸出,在唇齿之间瞬间弥散出一股果香。然后就是酸甜的感觉从舌两侧流入,与口水融合。那种甜将我的回忆勾向远方......

上次赶集的时候也只有五六岁吧,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好像攥着外公外婆刚买的一小段甘蔗啃食着,目光流转于路边小贩摆放一地的小玩意儿,跌跌撞撞地跟在大人后面。在路上,除了密密麻麻的腿就是腿,只好一门心思地看看路边的东西。

那时候的集很长啊,走几个小时感觉都走不完。前进,后退,左顾,右看。一趟下来,不管大人买不买什么东西,我总能得点甜头。有时候是一段甘蔗,有时是几块糖果。从此,赶集就和甜联系在了一起。每每逢集,即便要早起,我也要跟着大人去赶。

回过神来,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酸涩。不知是李子皮在腹中的味道,还是遥远记忆撕扯回现实带来的久违思念。突然发现,外婆离开已有五年之多,那双长了皱纹却永远笑盈盈的眼睛一直在记忆深处凝望着我。

外婆

小时候我总觉得外婆是严厉的。每当我犯了错误,她都会毫不留情地指正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模仿电视里面的小朋友,把卫生纸缠在头上,被她狠狠骂了一顿,说是不吉利,还浪费纸。我很委屈,因为那时我还不懂什么习俗,只知道莫名奇妙地就被批评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正是外婆对我的言行格外规范,才让我早早从不懂事的阶段成长起来。当然她也有柔和的一面。每当我从外面疯跑完了,她总会放下店里的活,投上温温的毛巾,把我擦个干净;每当外公拿糖果逗弄我,我都快要急哭的时候,她总会嗔怒着把糖从外公手里抢过来,递到我手里......

外婆对我的爱很多却不沉重。不像其他隔辈人,她用最少的溺爱在我三观建立的初期给了我正确的方向,也给了我足够的关爱。尽管她与我只共度了十几年,可她却用她的智慧、包容、正直、坚韧温暖了我这十几年的光阴,甚至是我以后的生命。

外婆,谢谢您,愿您在天国祥和安康。(文/马一宁)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