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随感】医路随感

编辑:高旭初      发布时间:17-8-30 8:11:36.000

为期一个月的医院见习生活晃眼间已然过半。作为一名七年制的医学生,半个月前的我才刚刚结束自己本科阶段的课程学习。犹记得当初第一次穿着白大褂进入医院的兴奋、紧张和好奇,短短的时间里虽然没能学到多少专业知识,却让我体会到在医院里工作的艰辛与快乐。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一次在妇产科的见习。没去之前是着实兴奋,但到了产房之后,却把我吓到了3张产床上都躺着待产的产妇,其中一张产台上躺了一个破了羊水开始阵痛的孕妇,不时地发出任性,夸张,疲惫的哀号声。墙上的时钟也在“滴答滴答”艰难而紧迫地走动,明亮的灯光下,我看到一张云鬓散乱带着泪痕的面庞。老师让我用胎音器附在产妇隆起的腹部上,我听见一颗小生命的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突然生出了一种呼之欲出的生之喜悦。医生洗了手,准备接生,产妇的呼叫声,挣扎声,一阵高过一阵。当一声洪亮的男婴哭声划破产房的沉重,母亲含泪的双眼露出了疲惫而欣慰的笑意。我忽然被深深地打动,仿佛是对一朵花浸透了辛酸的泪水之后挣破疼痛的黑夜而绚烂绽放的感叹与感恩。

在医院,我只是一个对医学略知皮毛的见习生,我是这一支白色队伍中经验知识最少的,但可能也是感触颇多的一人,医院多呈现给我的特殊的人事景象,对我来说都是如此新鲜,以至于一点小风波都能在心底泛起涟漪。在医院,我丝毫不能为病人贡献什么,我常常是笨拙,心虚地在偌大的医院东走西窜,除了跟老师学习一些最基本的知识技术,我能做的是对那些被病痛折磨的人付出我的同情和怜悯。医院常常会给我珍贵的启示和激励。至今我才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生命至上”。人可以没有华丽的外衣,可以没有豪华的住所,只要是健康地活着,生命就是值得庆贺和值得期待的。而行医的真谛究竟是什么?我想我开始渐渐理解一百多年前特鲁多医生的那句话“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文/韦羽和)

  • 分享  次(请单击数字选择分享方式后分享)